orangemo92

大家安安!!我是阿莫或者叫我橘子都可以!!!

文章網址-微笑 是一個美麗的弧度 FC2
http://ert135798.blog131.fc2.com/
(不定時更新)

《被子角角》 Ohmlirious (沿用鄰居設定)

〉這大概是我近期以來寫過最讓我滿足的一篇文章,把想寫的梗都寫了(=´ω`=),梗來自八卦版,喜歡被子角角的一群人。

〉煩惱狀態的Ohm和傲>>>嬌的Delirious,年上的好處就是可以盡情撒嬌和傲慢,反正還是被寵著就是了XD

 

被子角角

好一陣子的雨季,Ryan起床後看了一眼床上摺整齊的被子,他記得這幾天蓋厚被子的時候感覺濕濕重重的,今天天氣看起來不錯呢,來曬個被單枕頭什麼的,喔太陽曬過暖烘烘的被子,想到這裡他愉悅的哼起歌來,打開手機螢幕撥著電話,一邊走出門跨過矮籬笆,小心閃過三株生長良好的仙人掌的到每天必去的鄰居家裏。

「起床!Jon!」

一手壓住房子的藍色門鈴讓他持續響著,一手拿著電話等著迷糊按了接聽鍵的人回應,在旁人眼裡就是早上八點的日常活動……當然只限假日。

「汪!」

充滿朝氣的叫聲從Ryan背後傳來,原本坐在草皮藍色狗屋前的小黃金獵犬蹦蹦跳跳的跑到Ryan腳邊,對著他興奮的搖著尾巴,像黑棗般明亮的眼睛盯著他不放,雖然Ryan只是抽出手來輕輕拍了拍doglirious的腦袋瓜,但狗狗依然緊跟在Ryan周圍。

doglirious是Jonathan取的名字,雖然Ryan曾經疑問過這個名子會不會太繞口或是容易和Delirious搞混之類的,但後來想想只要對方喜歡就好(反正要爭也爭不過他),Jonathan已經有好一陣子對於喜歡或在意的東西就會加lirious的習慣,Ryan強烈懷疑他會不會有一天在錄製影片時脫口說出Ohmlirious,不過如果會,他可是很期待那一天的。

至於狗狗是怎麼出現的……記得有一天天氣不錯,他們在Jonathan的院子裏烤肉,一隻帶著髒污的小狗狗衝過來差點直撲BBQ火爐,幸好被眼明手快的Ryan一手擋住了。

狗狗的無辜眼神立刻將兩人就被收服,稍微順毛並檢查了一下發現沒項圈主人也不在附近的樣子,Ryan讓這個毫無防備的小傢伙吃飽喝足後,他也完全沒跑走的打算而是在Jonathan的牛仔褲旁撒著嬌,打了飽嗝後就趴在草地上睡著了。

後來兩人保險起見帶著他去看了獸醫,醫生說這是隻很健康的狗狗也沒植入晶片,沒人飼養的消息讓Jonathan眼睛發亮在一旁坐不住,Ryan知道他想說什麼,也覺得這樣很好。

如果能讓Jonathan出門帶狗狗散散步曬太陽,而不是總在家裡打電腦玩遊戲睡覺,對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可惜這些小心機Ryan不能說出口,Jonathan已經嫌棄過太多次他囉唆。

「……幹嘛。」門終於在Ryan努力不懈的摧殘門鈴和撥打電話的雙重攻勢下打開了,頭髮亂糟糟又睡眼惺忪的人不顧形象的用手搔著肚子。

對了,關於交往後鑰匙歸屬這件事,Jon有他家的鑰匙,其實Ryan也有對方家的鑰匙,但如果直接開門,喊著賴在床上的Jonathan,那個熬夜成慣的傢伙是不會醒來的。

另外想掀開被子的話,Jonathan會用生命拼死守住被子,然後把Ryan一起拉進被窩裡抱著他睡,最後結果通常是Ryan凹不過他也只好跟著一起睡,然後一個上午就不見了,由於實在發生太多次,所以Ryan只好回歸原始逼Jonathan走到門口開門。

「早安,Jon,起床換衣服我們去吃飯,然後來洗被子枕頭!」

帶著愉快笑容將所有的計畫一次說完,Ryan可以保證Jonathan肯定沒認真聽,他蜻蜓點水的親吻Jonathan的嘴唇,牽著對方的手走回臥房,顯然Jonathan對這些事情一點興趣也沒有,直到看見他的床鋪時眼睛才發光的想撲回床上,眼明手快的Ryan一把抱住對方的腰然後幫他脫去身上的睡衣。

 

「我一整晚都沒睡,Ryan,我他媽整晚都沒睡,你一早起來就猛按電鈴還和doglirious一起吵我!」

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臥室門口的狗狗聽見主人喊他的名字小聲的汪了一聲像是回覆,而想要逃離Ryan熟練動作的Jonathan扭動身子,可惜抵抗是沒用的,身上衣服的扣子依然被熟練的解開,然後在脅迫眼神注視下只好自己動手脫下睡褲。

「嘿,你知道的,」順手將那套淺藍色睡衣丟進髒衣服籃子裡,從摺好後還沒收進衣櫃的衣服裡挑選藍色帽T和牛仔褲遞給Jonathan,Ryan滿意的看著他的眼睛:「我們平時都很忙,假日才能夠相處整天,我不想浪費我們難得能在一起的時間。」

「……」Jonathan雖然聽見Ryan的話但沒有回應他,只是默默地接過並穿上那套衣服,雖然還是恍神的飄著去浴室刷牙,可是Ryan知道這是他妥協的反應。

趁著對方去刷牙洗臉時Ryan開始對Jonathan的床鋪動手,先將還有溫度的床單從彈簧床墊上拆了下來,然後把揉成一團的一大一小兩條被子疊好,這時Ryan才注意到棉被的角角摸起來的觸感不太一樣。

跟柔順的棉花材質不同,角落的地方摸起來粗粗的而且明顯顏色比較淡,像是一直被摩擦過的感覺,大條的被子還有些角落的棉花快要掉出來。

兩條被子都一樣,一條是Jonathan抱著睡覺的小熊毛毯,一條則是蓋在身上的雙人被,同樣都有這種現象。

喔,好有趣,Ryan表示他蓋被子這麼久從來沒發現被子如果破掉會從角落開始。

Jonathan從浴室走出來時Ryan依然自顧自的研究著,甚至還靠近聞了一下,讓Jonathan嚇一大跳的想搶過毯毯。

「Jon,你的被子怎麼都壞角落?」知道那是他心愛的小被子Ryan傻笑了一下沒放手,曾經Jon有說過他不喜歡小被子染上別的氣味所以那毛毯從很久前就沒洗過,也不喜歡讓人碰,所以Ryan才會很好奇那是什麼味道想偷偷聞結果被發現了。

「不關你的事,還我被子。」Jonathan依然試著要拿過那件棉被。

「告訴我就馬上還你。」Ryan把被子藏在身後,想了幾秒後拿著它拔腿就跑。

那是一場早起的百米競速,Jonathan追不上對方氣喘吁吁的半蹲喘著氣,顯然因為熬夜後沒什麼體力,當然可能也是不想跑:「好啦我說!」

Ryan回頭看見Jonathan喘息的樣子有點心疼的把小被子還他,這時接過被子的浣熊先生抬起頭來奸笑了幾聲,Ryan立刻知道他被耍了。

所以他抓過Jonathan的腰坐在客廳的地毯上,然後死命的搔他的胳肢窩,讓Jonathan沒辦法克制的笑著要Ryan住手,Ryan則趁機問為什麼被子的四個角落會殘破不堪。

「哈哈哈哈哈,因…因為,那個哈哈,停手不要搔那裡!我說!我保證!」

「你確定?」Ryan疑問地停下手上動作,Jonathan立刻老實點點頭的樣子讓Ryan瞬間明白對方根本只想敷衍他。

「哈哈哈,好啦我真的保證會說!真的哈哈,停手啊!」

這次Ryan真的完全停手的將頭輕靠在Jonathan的肩膀上,盯著他笑得泛紅的側臉乖乖等待對方回答。

「……那是我睡覺的習慣,會用手指去揉被子的角角。」

短暫沉默後,Jonathan身體僵住了。

「喂,你他媽是不是硬了?變態大叔放開我!」坐在Ryan懷裡的Jonathan想掙扎起身卻弄成反效果。

Ryan倒是開心的從背後抱住他邊在他耳邊小聲地私語著:「喔,Jonathan,你真是太可愛了。」

一邊想像他躺在床上要睡著前抱著小毯子才能安心睡,入睡後則不自覺的抓著被子的角落磨蹭,Ryan覺得自己興奮了起來而把對方摟得更緊。

「唉,雖然我是佩服你一大早就發情,可是有一個不幸的消息……」Jonathan用緩慢而平穩的語氣說著,接著就停下來不再動作。

「不,先別說,我們繼續飯前運動,好嗎?」將不規矩手的伸進對方才換上不久的T恤裡,Ryan親吻Jonathan因為鮮少出門而潔白的頸項,Jonathan卻意外的沒再反抗。

欸……這浣熊居然抱著那條小毯子睡著了。

看來是體力被用盡,Ryan的興致也被澆熄,他表示遺憾萬分的歎了一大口氣。

 

終於分批清洗乾淨被單和枕頭套後,在午後溫暖陽光下晾著兩人份的寢具,Ryan在鄰居院子裡哼著BBS的香蕉巴士,要把枕頭套掛起時發現對方的黑色枕套角落也有小小的破洞,由於實在不太明顯所以不仔細看還沒發現。

「為什麼你連枕頭套都破了?」拿著黑色的枕套左翻右翻的檢視過後,才抓起夾子將他晾起來,問的是後面睡飽了卻閒閒沒事跑出來曬太陽的人。

「喔那是doglirious咬的!doglirious來這邊!」

拿著粉色逗貓棒的Jonathan等著狗狗興奮的跑向他,接著把逗貓棒丟到Ryan腳邊,狗狗直奔過去打擾勤勞工作的Ryan,忙著將被單拉平而沒注意到的Ryan差點被絆倒,滑稽的樣子讓坐在草皮上的Jonathan開懷大笑。

其實是他在睡著時似乎也會小力的抓著枕套,可能還會咬上一兩口……算了,就當是doglirious咬的吧。

 

Doglirious

前面提到為了讓工作狂的Jonathan出門走走,Ryan欣然同意養狗狗這件事情,當然還有他也喜歡小動物,可惜的是他不了解那人對於事情熱衷程度和懶惰性格的天秤其實不是完全對稱的。

「嗚……」

doglirious帶著無辜眼神的在Jonathan家門口轉著圈子,繞了幾圈以後又坐下對著門口小聲鳴吟,像是等待什麼乖乖坐下,短暫的停止後又四肢站起擺動尾巴,此時大門被緩慢打開。

「嘿,doglirious今天好嗎?」聲音低沉且穿著整齊西裝的男人進入玄關,將外套掛在牆邊的掛勾,隨即蹲下撫摸著狗狗柔順的皮毛,幫他蓋上因為興奮亂跳而不小心翻起來左邊耳朵。

顯然已經被主人無視很久的狗狗一直撒嬌的往Ryan身上鑽,黑漆漆又圓滾滾的眼睛看得Ryan心都融化了,於是Ryan抱著他往Jonathan的遊戲室方向走,尋找那個只要一摸到手把或鍵盤滑鼠就捨不得放的小丑先生。

在大白天裡將所有窗戶和窗簾都關上,開著20度冷氣的Jonathan盤腿坐在房間地毯上,身上捲著那條在家就形影不離的毯毯,只伸出兩隻手來操縱搖桿,玩的是號稱史上最嚇人的恐怖遊戲,在幽暗的廢棄醫院裡面尋找失蹤的小女孩,而此刻他正神情專注的融入劇情裡。

「在櫃子裏撿到一把生鏽的剪刀,但生鏽的剪刀是能幹嘛?ok,沒用的東西。」Jonathan喀喀笑了幾聲,試著舒緩自己的緊張情緒:「讓我們繼續往前走,等等,那是什麼聲音?Guys,你們有聽見嗎,那聲音好像從後面……」他調整好呼吸後,終於鼓起勇氣。

可以看見Jonathan的遊戲人物要回頭查看聲音來源時,Ryan正好推門進去,終於找到主人的doglirious雀躍的跳下Ryan的手臂,用毛茸茸的腦袋頂了Jonathan的背。

「嗚哇啊啊啊啊啊!」Jonathan被突如其來的碰觸嚇得將手把丟了出去,並動作迅速的抓住那條小毯子想奪門而出。

「!」才進去房間的Ryan也被Jonathan的尖叫聲給嚇得不輕,接著被對方一頭撞上而使兩人都跌倒在地,Jonathan無線耳機裡女鬼尖叫聲還賣力的持續放送著。

雖然跌在地上有一瞬間的恍神,但很快掌握所有情況的Ryan單手抱住那個還在身上發抖的大男孩,幫他拿掉頭上的耳機後安撫般拍拍對方,接著帶著笑意問:「Jon,你不是說你不怕恐怖遊戲嗎?」

「閉嘴!」嘴上毫不承認自己被嚇到可是手卻死命抓Ryan衣服不放,完美學習了doglirious的黏人技巧。

而被主人們冷落在一邊的狗狗也不甘寂寞的汪汪叫著,但疊在一起的兩人依然自顧自的說話,於是doglirious用肉肉的腳掌踏了幾下地板表達不滿後再次撲上Jonathan的背,兩人一犬疊成三明治形狀。

即使被壓在最底下但見此狀態的Ryan笑得胸口都顫抖起來:「你看,這就是你不理doglirious的後果,小傢伙報復成功了。」然後用指尖輕輕彈了doglirious濕潤的鼻尖。

終於得到關注的狗狗得意的嗷了一聲,也沒有打算要從Jonathan身上下來的意思,當然Jonathan先忍不住的從夾層中掙脫,轉身抓住doglirious的前爪將臉埋進毛毛的小肚腩深吸一口氣。

「doglirious,你真是快把我嚇出屎來……」Jonathan驚魂未定的聲音從狗狗肚子傳出,悶悶的感覺讓Ryan覺得他可憐又可愛,可能是因為最近Jonathan在玩遊戲或某些時候會對他特別兇,所以看見對方示弱就會格外動心。

「Jon……不要怕,晚上我可以陪你睡啊。」Ryan帶著溫柔的聲音,將窗簾拉開,讓陽光透進陰冷的房間,然後想了幾秒又補上一句:「還可以陪你上廁所喔。」

 

Cartoonz

「好了,那麼你可以理解為什麼Delirious常對你兇了嗎?」

總是被閃到的Cartoonz通常不會那麼仔細聽那對情侶的愛情故事,但這次是因為Ohm說Delirious最近對他冷淡讓他心有點受傷,所以他才打算深入瞭解他們發生的事。

「可是我是認真的關心他,完全沒有嘲笑的意思。」Ryan瞥了一眼在他家臥房睡覺的男人,小心的將音量壓低怕吵到對方,要知道現在Jonathan好不容易才願意原諒他,雖然Ryan根本不知道他做了什麼或說了什麼。

午後那時當他提議會保證陪他去廁所後Jonathan神色大變,一句話也沒說的把他和狗狗往門外推,也不管Ryan在門外敲門詢問,Jonathan只是大聲回應他說不用你管!就不再理會他們。

Ryan覺得自己很無辜,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煩惱的他連手裡的咖啡都沒喝就拿回房間,要喝下肚時才覺得不太對的走回廚房,發現咖啡機根本沒運轉,手上拿的也不是咖啡杯,而是附有耳朵的碗公。

狗狗doglirious則是又再次見不到主人後整隻沒活力的窩在Ryan臥室的地毯上,如果他能說話一定是這麼說的:「嗚嗚嗚(;_;)——」

「你又不是不知道,Delirious,不,Jonathan那個傢伙就是臉皮薄,你一開始笑他就已經踩到他的痛處了,結果你又說會陪他上廁所。」Cartoonz把原話又傳達給Ohm一次希望他會開竅,可惜Ohm還是不太明白。

「Ryan,」Cartoonz無奈的嘆口氣,喊了Ohm的本名,這才讓Ryan打起精神的集中注意力:「不是我不說,但你真的不明白嗎?」

「真的。」

「真的?」

Ryan沉默了幾秒鍾。

「……不會是因為太過關心,而讓他覺得我在嘲笑他?」Ryan頓時覺得人生有點複雜。

「你得到他了。」Cartoonz的麥克風傳來一聲咔,明顯是打開了罐裝啤酒,咬著薯片發出的卡滋聲特別刺耳。

「Jonathan不是你的小孩,也不需要你把屎把尿的關心,你要知道心才是重點。」

心才是重點。

Ryan向Cartoonz道謝,發現時間已經晚了,他還記得剛剛Jonathan帶著棉被枕頭從隔壁走來時他雖然鬆一口氣,但對方沒有和他說什麼,直接走進他的臥室鑽進被窩中。

等Ryan完全把一些瑣事都處理完,澡也洗好後,回房間看見的是Jonathan整個人緊緊抱住被子,不像平常那樣輕鬆的躺著,而是刻意抓住就像害怕什麼。

害怕……Ryan想起那時候的Jonathan似乎是真的很害怕,也許這才是他為什麼疏遠的原因?

Ryan輕手輕腳的爬上床,仔細的端詳對方閉著眼睛的臉龐,映入眼裡的是他的戀人,同是也是一個倔強好強,不服輸的男人。

「雖然你始終都被我認定是個膽大的人,可是當你真的需要我時,我會一直在這裡……不論你需不需要,我會、一直都在的,好嗎?」

將對方手裏握的有些變形的被子拿開,扣住他的手掌,Jonathan這才甘願的睜開眼睛,身體的顫抖已經停了下來。

Jonathan不愛說什麼甜言密語或是直接了當的表白,但Ryan就是知道Jonathan很喜歡他,他有這樣的自信,當你可以從他藍色眼睛看見一整片的天空,而他也能從你褐色眼裡望見一整片的大地時,你也會有這樣的自信。

「我才不怕。」

「嗯。」

彆扭的男人若要撒嬌也是相當彆扭的,不過這樣還是很可愛。

Ryan已病入膏肓。

 

Fin.

 

*狗狗的開頭小寫為了避免和Delirious搞混,我愛Doglirious ʕ•ٹ•ʔ(然後這是熊)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