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mo92

大家安安!!我是阿莫或者叫我橘子都可以!!!

文章網址-微笑 是一個美麗的弧度 FC2
http://ert135798.blog131.fc2.com/
(不定時更新)

《通話中……》 H2OVanoss

〉_(:3 ⌒゙)_ 傻甜白和各種對話框

通話中……


「是我。」

Vanoss聽見對方的聲音沒精神又語氣低沉,最開始想到的就是那個小丑可能又熬夜錄製恐怖遊戲或者和Cartoonz他們玩到忘了睡覺時間,總之絕對不是什麼生病、吃錯藥這麼正常的理由,忘了吃藥?倒是有可能。

總之Delirious從未在"營業時間"外打電話過來,所謂的營業時間就是不在Skype上的時候,通常大夥們都保有自己的私人空間所以比較少會打各自的手機號碼,除非緊急事件,像是缺一個人玩遊戲或是特別要求,要叫某人起床之類的,當然約出去吃飯玩樂這種例外。

而Delirious,大概就是神秘到他的手機號碼只有幾個朋友知道,Vanoss當然就是那幾個朋友之一,為此他其實偷偷驕傲很久。

有時候他的手會不自覺的打開手機通訊錄看著對方的號碼發呆,或者修改Delirious的來電鈴聲和顯示的頭像,一定要改到他自己滿意了才肯儲存離開,可惜的是那個號碼從來沒有打來過,所以他一直沒機會驗收他的成果。

「Hello?Vanoss你還在嗎?」Delirious帶點著急的聲音從耳朵旁清楚的傳進他的腦海,和爛麥克風完全不同的嗓音打亂了他的思維和想睡的心情,他趕緊回應對方,即使聲音沙啞的明顯還沒完全清醒。

「我知道是你,Delirious,你半夜三點打電話過來不是為了叫我起床尿尿吧?」說完趁機關了手機麥克風的靜音鍵打了個哈欠,不讓Delirious發現其實他現在整個人窩在舒服的床鋪的棉被裡呈現半昏迷狀態。

Vanoss絕對不會承認他聽見了Delirious Army的鈴聲響起右手就反射性的滑過接聽鍵,這種手速和反應比起鬧鐘響了一輪又隔五分鐘再響一輪才勉強關掉完全天差地別。

「嗚,Evan,你是不是睡了?不然我早上再跟你聊。」Delirious吞吞吐吐的話讓Vanoss爬了過來,他急忙取消靜音拿著手機澄清:「沒有,我還沒睡,而且要睡也被你吵醒了,你都打來了,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等等,澄清什麼?為什麼我要說謊?Vanoss覺得自己的腦袋被浣熊尾巴掃到,整個人都不太對勁,但他心情卻是意外的好,完全沒有他被打擾睡眠時就會有的起床氣。

「好吧,我只是想說……@#$你@$*,不論你有沒有#^$,我……」Delirious那邊傳來了雜訊,讓Vanoss一時聽不清楚對方的話而想要求Delirious重複一次,但對方似乎沒聽到他的話而繼續電音,甚至還會自動調音,接著突然「啪」的一聲,電話就掛斷了。

WTF?

Vanoss將貼在螢幕上的臉頰移開,疑惑的看著螢幕黑掉的手機一眼,試著用手指去觸碰它,沒反應,接著按住電源鍵,手機亮了一下開機畫面後就立刻熄滅。

……居然忘記充電了,也太巧合,這可是Delirious第一次打電話來!不是,是他可能有什麼急事。

Vanoss懊惱的將手機接上床頭櫃的充電接頭,接著事不宜遲的馬上開機,撥回那個講幾句話就像一首remix的人,期待的等著嘟嘟聲過去,隔了一陣子才有人聲,是聽的相當習慣的悅耳聲音:「…Yourcall will be transferred to a voice mailbox.Please begin at the sound of thebeep……(進語音信箱)」他試著把它聽完,但的確逼聲響起後就是一片靜默。

他本來以為Delirious會做一些語音信箱的錄音,像是『Hello!這裡是Jonathan,我現在正在忙,請稍後再撥,如果有急事就留言或者打到Luke那裡。』這種正常的錄音,或者是『這裡是Jonathan,如果你打了兩次以上我都沒接,可能是我把你封鎖了,所以別再打了……哈哈,開玩笑的。』這種像他風格的語音信箱,但不管哪種都沒有,就只有一般的逼。

Vanoss不死心的再打了Delirious的電話,結果還是一樣,所以他只好默默的爬上床,睡著以前還記得檢查手機模式是不是開震動……想了幾秒還是把它切換成鈴聲狀態。

就今天一天!如果你有什麼事情要談我一定會接到,所以不要說我沒替你做過什麼Delirious。

確定一切都準備OK後安心的鑽進棉被裡,接著毫無打擾的一夜好眠。

 

迷迷糊糊的按掉響了三輪的鬧鐘,手機勤奮工作對比的是Vanoss滿臉的不愉快,他先是盯著房間的天花板看像是要把它看出個大洞來,然後才緩慢的起身拉開窗簾讓陽光透進房裡,走進浴室洗漱準備開始美好的一天,但不論做什麼,他腦海中總是想著一件事情。

他昨天的確接到了Delirious的電話,而對方也有話想對他說,這不是做夢,對吧?

即使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他和Delirious也不是不會再聊天和玩遊戲,但他就是覺得昨天晚上Delirious穩重的態度和平常瘋狂的樣子不同,這讓Vanoss特別在意。

就好像更靠近了Jonathan本人一點,而不是在網路上大家都知道的H2O Delirious。

"Jonathan",來電紀錄裡新增的名字讓Vanoss打起了精神,盤算著等他上Skype時再來提醒他一下。

「嘿,大夥們。」Vanoss被邀進了Skype的群組後先清了喉嚨,向吵鬧的大夥們打了招呼,陸陸續續的有人回應他,這時Vanoss才發覺聊天室裡沒有對方的聲音。

也許只是還沒醒來,畢竟他昨天三點還沒睡,再多等他半個小時看看,Vanoss向聊天室的大家建議著,一手撥著Delirious的手機號碼,理所當然的,又轉入語音信箱。

「Delirious嗎?昨天他們在玩索尼克賽車,那時他似乎在Cartoonz家,Evan你可以去問問看Cartoonz。」

Wildcat逛著Twitter發出呵呵的笑聲,好不容易才抽空回應了Vanoss,雖然已經過了他們約好錄GMOD的時間,但反正就有誰在線上就找誰,所以Wildcat沒那麼在意Delirious不在Skype上的事情:「不過你怎麼知道Delirious半夜沒睡?」

呃……Vanoss思考著,該回答「因為他昨天半夜打給我談心?」聽起來好像不太對。

「因為我們半夜約好要一起玩GMOD?」這個回答也很奇怪。

正當他還在煩惱怎麼回覆Wildcat問題時,Wildcat的女友Kelly用快要發怒的聲音把他叫走了,據說是有關於什麼海馬的事情。

不管如何,Kelly,謝謝妳,Vanoss在心中表達深刻的感謝。

Cartoonz也還沒上線,翻了一下Skype上線清單以後Vanoss決定先打給一定有和Delirious玩遊戲的Ohm,Ohm一口答應Vanoss替他聯絡Cartoonz。

 

「Delirious那傢伙昨天來我家帶了一整瓶的威士忌,我們邊玩邊喝,他還笑著說要醉整個禮拜。」Vanoss接到了Cartoonz的來電,Cartoonz沒有遲疑的回答他的疑惑,也完全沒發現Vanoss問題有多耐人尋味:「然後他才喝兩杯就醉啦,他喝醉有一個壞習慣就是會亂撥電話,通常都是我或他媽媽被騷擾,因為我們就在他電話簿的前兩個。」

Vanoss先點了頭才想到這是Skype通話,於是對Cartoonz補了句嗯,表示他有在聽他說話。

「但昨天他不知道打給誰,對方居然在半夜認真的聽一個醉鬼的話,Delirious說沒幾句就滿足的就趴在電腦桌上睡著了,後面的事我也不清楚,因為我也睡著了。」Cartoonz打了個呵欠,收音良好的麥克風還傳來他家小黑貓的喵喵聲,Cartoonz的聲音明顯遠離了麥克風,Vanoss可以想像他正在撫摸貓咪並對她說話的樣子。

「所以我才剛醒,聽Ohm說你找他?還是他昨天打的就是你的電話?」Vanoss愣了一下後趕緊否認。

「不是,我們約好要玩GMOD,他還沒上線,我想他忘了。」

「喔,他還在睡,等他醒了我再叫他上線吧,你們就不要等他了。」

Vanoss和Cartoonz說好知道了就掛了Skype,感覺自己開始想笑了。

因為喝醉了所以Delirious的態度才會這麼的……正經?也因為他喝醉了才會隨便打給別人,然後不小心打給他?哪個理由都讓Vanoss覺得自己浪費時間,他打開群組聊天室,決定把Delirious的事情擺一邊,跟大家一起開始錄Prop hunt。

 

「Vanoss,你知道嗎?Fuck you!」

這不是Delirious第一次被Vanoss出賣,可是這次明顯惡意滿滿讓Delirious急的罵了出來,並且在之後很長時間裡,Delirious停止了他吵鬧的聲音。

「你玩的爛死了,Delirious。」

彷彿還沒讓對方爆發就不甘心似的Vanoss冷冷的說,即使旁人都知道Delirious玩不好的理由,Mini訝異的是這個老愛拌嘴的兩人居然真的吵架了,兩方的口氣讓原本歡樂的prop hunt氣氛瞬間冷卻,大家想著這樣不是辦法後以『先去吃飯,等等再繼續』為由出去另外開了聊天室,當然也排除某兩人,會議持續的期間遊戲也暫停了。

「他們怎麼回事?」Mini小聲的詢問著其他幾人,即使已經確定把另一個不用輕聲細語也無所謂,但他覺得就是有那麼一點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Moo先舉雙手放棄。

「會不會是因為Delirious今天遲到所以Vanoss才不開心?」Mini不死心的問著。

「怎麼可能,這樣Wildcat應該會先被怨恨好幾百次。」插了話的Nogla帶著笑意,殊不知他也是常常忘記上線的一員,他的理由是因為時差,但Terroriser和Mini都在線上的時候時差什麼的肯定不太合理。

「老兄,我還在這裡。我也沒總是遲到吧,頂多一兩次。」無奈的Wildcat嘆了口氣,接著吐槽Mini:「而且怎麼可能是因為遲到這種小事,再用大腦思考一下好嗎?」

「不然你想個理由啊,天才Tylar。」其他人都可以想像Mini在螢幕前翻白眼的樣子。

「說到這個,」Wildcat停頓了幾秒,講話突然大聲了起來,像是想到了什麼激動地說:「Vanoss今天有跟我討論Delirious的沒上線的事,那時候你們沒人回應,我對他說Delirious在Cartoonz家裡要他去找Cartoonz問問看。」

「嗯哼,那又怎樣?」雖然對這件事有記憶但Mini不覺得這個和Vanoss生氣有何關聯性。

「這當然不怎樣,問題是Vanoss居然知道Delirious凌晨三點還沒睡著,你想想那是誰?私生活神秘到爆炸的Delirious!」激動之餘Wildcat還拍了一下桌子,這時有斷斷續續的罵聲從他麥克風傳來,可見Kelly還沒完全從被Wildcat養死的海馬中消氣。

「搞不好他們只是用Skype聊天啊?或者是因為Twitter……喔Twitter倒是沒有。」Mini不以為意的開口,象徵性的滑了H2O Delirious的推特檢查了一下發文、轉貼和like的時間。

「那時候Nogla應該在Skype上吧?Delirious昨天有上線嗎?」Moo抓到了Wildcat想說的重點。

「我沒注意……不過應該是沒有,因為Delirious幾乎不在那個時間上線的,如果他在線上我會特別留意。」

「噢你的意思是說他們兩個有私下交流?這倒是有可能,不然我們去找外援看看。」終於發覺了什麼的Mini反應迅速的把才上線沒多久的Cartoonz拉進臨時會議的聊天室裡。

「嗨,大夥們,真難得啊。」Cartoonz看了一眼聊天室的名單,意外的發現沒有Delirious和Vanoss,明明這兩個也在線上的,Cartoonz還記得他們不是要一起玩GMOD?

 

聽完了剛剛發生的事後,Cartoonz將昨晚發生的事又重複了一遍。

「那Delirious說了什麼?」

「我記得他好像說什麼喜歡……」

「喜歡?!」聊天室裡傳來的反應有興奮的,疑惑的,也有不知所以而跟著一起喊的。

「你們知道這麼多要做什麼,Vanoss剛剛也問了。」

「八卦是人的天性,Cartoonz,你也知道那兩人的"故事"不只我們有興趣,還有更多人,包括成千上萬的粉絲和數不盡的H2OVanoss……粉,好我住嘴。」Nogla只提了幾句話就發現Cartoonz的呼吸變沈了,所以他識相的停止,如果Cartoonz能看到的話,現在的Nogla正用手指劃過嘴巴像是在拉拉鍊一般閉緊了唇。

「Nogla,你女朋友在旁邊?」Mini直接了當的問了,Nogla則是嘿嘿嘿的傻笑。

「你說Vanoss問了,那他肯定是Delirious在電話裡說話的那個人。」Wildcat推理了一會給Cartoonz聽,接著開口:「如果Vanoss知道Delirious說的是喜歡,那他的反應是開心還是沒反應?我們乾脆來打個賭。」

Wildcat這句話說完,大夥們就聽到Vanoss的喊聲,而剛剛才發怒的Delirious也上線回來了,雖然兩人像沒事一樣繼續玩著Prop hunt,但明顯沒有互動的樣子和平常不一樣。

而就算大夥們再好奇也沒有人直接去問,所以這件事就漸漸的被遺忘了。

 

♠♥♣♦

 

即使變成老夫老夫的Vanoss和Delirious兩人,這件事情依然是個謎,Vanoss問了Delirious好幾百次,不管趁亂套話還是語帶威脅,Delirious都說沒有印象,久而久之這件事就被Vanoss放到腦後。

直到有一天,Vanoss建議Delirious該換電腦才能跑動新遊戲,Delirious則是把美其名舊電腦全權交給Vanoss處理,其實他只是懶,反正只要硬碟裡的東西能夠移過去就好了。

「將錄影的日期排序好……嗯,這個?」在資料夾裡,只有一個檔案是只有日期,沒有備註和名字,那還是一個不同於影片檔的音樂檔,Vanoss記得那個日期,他有個預感,直接接上耳機點開檔案聽了起來。

 

『……是我。』

Vanoss吸進了一大口氣,耳機停頓了好幾秒才有聲音,期間只有沉重的呼吸聲。

『Hello?Vanoss你還在嗎?』

『我知道是你,Delirious,你半夜三點打電話過來不是為了叫我起床尿尿吧?』

透過耳機傳來的聲音雖然沒這麼清楚,但Vanoss絕對肯定的那是他自己的聲音,編輯了上百部的影片是絕對不會認錯的。

『嗚,Evan,你是不是睡了?不然我早上再跟你聊。』

Delirious的語氣帶著些許懇求和喘息聲,那是在當時的Vanoss完全沒有注意到的,現在聽見以後他彷彿打開了什麼開關。

『沒有,我還沒睡,而且要睡也被你吵醒了,你都打來了,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耳機明顯傳進了吸進一大口氣的聲音,像是下定了決心,讓Vanoss也跟著緊張起來,這就是他那時手機沒電的時間,也是他漏掉的那段話。

『好吧,我只是想說,我喜歡你…編輯的影片,不論你有沒有真的欣賞我……但我、我是你的粉絲,而且Evan,我愛你。』

『…………』

 

Vanoss聽完了。

即使不知道聽過Delirious向他說過愛他,喜歡他幾百次,他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同,但這次他呆坐在電腦前面腦袋一片空白。

「Vanoss?」

打開房門的Delirious看著一個人高馬大的男人呆坐在電腦桌前紅耳赤的,他好奇的走過去看了螢幕上的東西,看見檔案名稱後想了幾秒鐘轉頭要跑時腰就被抓住,一股力量將他拉回原地,即使背對著Vanoss但Delirious能感覺到對方的頭輕靠在他的腰旁,聲音從他的背後傳來。

「你為什麼不說。」

「我真的不記得了……」

「騙子。」

「真的,手機錄音是我不小心按到的,然後我就忘記刪掉了。」

「大騙子。」Vanoss雙手出力捏了Delirious的腰部的癢癢肉,被搔癢的Delirious不小心笑了出來。

「那個檔案明明是放在『不能刪除』資料夾裡的。」

「好啦,不過我是真的不小心按到錄音,這我保證是真的,而且你看,後面還有至少一個小時的空白錄音……」Delirious想回身指著螢幕的時間軸,但Vanoss不讓他轉身。

「Jon,我愛你。」

Delirious的身體明顯僵住了,而Vanoss這才願意讓Delirious轉身,那是一個眼眶泛紅的男人,同時也是他的愛人,他從椅子上站起來將額頭貼著對方的,滿意對方眼中只有他的身影。

「我知道。」Delirious擁住那個他承認比他高了一點點的男人,開心的笑了出來。

 

✚✛✜✥

 

Vanoss將發現音檔這個故事說完後,大夥們的聊天室沉默了一會,有些人早就忘了這雞毛蒜皮的小事,但也有人開始歡呼。

「哈哈哈,Craig,我說對了吧,Evan知道以後超開心,你欠我一頓牛排。」

「不是喔,Wildcat。」Delirious雖然不懂他們賭了什麼但他還是出聲,帶著笑意制止了興奮的Wildcat:「Vanoss完全沒反應的坐在電腦桌前臉還超紅的——」

「Delirious閉嘴。」Vanoss冷冷的語氣打斷了興奮狀態的Delirious。

「噢。」

「哈哈哈,Tylar,你看,我就說Evan沒反應吧,你欠我一頓牛排。」Mini學著Wildcat驕傲的語氣讓聊天室充滿熱鬧的笑聲。

「不是,我也是很開心的。」但Vanoss一句話又打亂了聊天室該有的秩序。

「所以?」Mini開始混亂。

「……算了,我們改天約出來吃個飯吧,Craig。」Tylar放棄和這一對放閃的情侶溝通,當初下賭約在他們身上是他的不對,畢竟結果怎麼看他們都像是輸的。

 

▷▼▽◀◀◀◁

 

只有老天知道Delirious在聽完手機裡的那個音檔以後呆了多久,久到甚至把整整一個小時的空白都聽完後還重來了一遍。

Vanoss沒有回應他,一句話也沒說就掛斷了。

Delirious不知道那時候的他發什麼瘋,看見手機電話簿裡的名字寫著Evan,就撥了過去說了一堆話,結果就是他後悔了,前一天的宿醉加煩惱讓頭痛的無法思考。

後來Cartoonz跟他說Vanoss找他,他很緊張的問為什麼時Cartoonz冷靜的說因為Vanoss問了你怎麼沒上線,然後我告訴他你昨天喝多了。

幸好……嗎?

結果他們玩遊戲吵了架,之後自然的和好,Delirious點了幾次那個音檔,把它刪掉,又不知道為什麼把它從垃圾桶拉回。

要重灌電腦時發現它又把它刪掉了一次,看著檔案發呆了好久最後還是還原了它,之後就乾脆把它丟進『不能刪除』資料夾裡眼不見為淨。

直到現在被Vanoss挖了出來。

總之結果是好的,能看見害羞到連耳朵都紅的Evan也不吃虧嘛。

 

Fin.

评论(7)

热度(50)

  1.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orangemo92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