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mo92

大家安安!!我是阿莫或者叫我橘子都可以!!!

文章網址-微笑 是一個美麗的弧度 FC2
http://ert135798.blog131.fc2.com/
(不定時更新)

《優秀份子與不良份子》 H2OVanoss


〉官方甜就想要更甜ლ(´ڡ`ლ)最近真的很幸福
〉小別勝新婚



「我說,你到底要不要把地上的髒衣服收一收?」Vanoss把左手剛洗好的衣服丟到同樣亂七八糟的床上,頓時有點不捨的看著薄荷香氣的乾淨衣服被糟蹋的樣子,這全都得歸咎於現在正在腦力爆發的,那個傢伙。

「嗚嗯,好啦等等,Evan,你,你去旁邊……」坐在電腦桌旁忙著握著滑鼠,一邊吃著薯片東掉西掉的,沾滿了手指的油隨便抹在褲子或T恤上,放在桌沿快要跌到谷底的啤酒罐搖搖欲墜的,盯著看的Vanoss眉毛抖了抖。

「WTF,Delirious你怎麼連他媽一張卡片都記不住,那還是你前一秒拿在手上的!」Cartoonz的嗓門驚人的從Delirious的耳機傳出,即使隔了層海綿也能聽出來Cartoonz瀕臨崩潰的聲音。

同樣聽見了Cartoonz的話,收拾好房間的Vanoss這才注意到坐在椅子上的人姿勢東倒西歪,頭上的耳機還勉強掛著,明明整個人都快要滑下椅子,但滑到了一個定點時又會自己掙扎的挪回原位。

「……Cartoonz,你知道的,我的記憶力只有七秒,跟金魚一樣。」Delirious說完這句話讓大家都笑了,唯一沒發出笑聲的是站在他背後,拯救了桌上那罐差點成為墜樓啤酒的Vanoss,更讓他上火的是他發現了桌子下面一瓶又一瓶的空啤酒罐。

明明就醉到不行還能玩遊戲錄影片,這小丑對粉絲的愛還真是沒有極限,而且他保證Delirious又"忘記"睡覺了,眼睛下方的黑眼圈是不會騙人的。

Vanoss試著冷靜下來後咳了幾聲,示意著看起來認真其實已經在恍神的Delirious,接著又喊了他的名子:「Delirious。」雖然對方完全沒有要回應他的意思。

「哈哈哈,Bryce,去死吧!」興奮的按著手把的Delirious完全沒注意到後方即將爆炸的火山,+4卡順利的傳送給Bryce卻忽略來自自家男人各種暗示的聲音。

他不過是去參加活動Delirious就把房間弄得一團亂,不只是房間還有客廳、浴室、廚房,那些他常常經過的地方,雖然他本來就沒期待過房子會乾淨整齊,因為那不可能,但是對方居然連自己的人都沒照顧好。

在電話裡口口聲聲答應會好好地做好每件事情卻一件都沒達成,還為了敷衍他而編出謊話,Vanoss覺得自己怒氣值已達頂點。


「Delirious,起來。」

「什麼,Vanoss,我想睡……」

「不行喔,Jon,你答應我的事情你一件都沒做到,所以現在,你給我起來。」

「Vanoss,別鬧,我真的累了。」打了個呵欠後Delirious緊緊抱著床上剛摺好的乾淨衣服,白色的襯衫被弄得皺巴巴的,Vanoss的眉頭鎖得更緊了,但是Delirious說完這句話後就動也不動,棉被也沒蓋的將身子縮成一團。

不捨的用手指輕輕劃過對方眼睛下方的黑色,Vanoss嘆了口氣後不再試著把Delirious叫起,無從發洩的他躺在King size的大床上,把Delirious抓在胸前的襯衫丟到床鋪下,一手攬過了渾身酒氣的不良份子,下顎頂著他的髮旋。

說真的,他想Delirious,所以活動結束他拼了命的趕回家就為了看見那個不愛出門也不會亂跑的人還好好的待在那裡。

Delirious的確在那裡,毫無意外的電腦桌,雖然送給歸來男友的第一句話就是叫他去旁邊。

「其實,我比較想看那件白襯衫在你身上被我弄皺的樣子。」

知道Delirious不可能聽到,但聽著對方平穩呼吸聲的Vanoss覺得自己安心了下來。

「……Evan。」

「嗯?」

「歡迎回來。」

胸前的人緊抓著他的衣角就像把他當成最愛的泰迪熊,即使是簡單的幾個字但瞬間Vanoss就沒辦法控制身體的回摟住那個像達成任務就斷電的人,動作輕柔的親吻了他的額頭,Vanoss肯定的表示自己絕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

一個人如果寂寞的時候,越到夜晚就會越加沉默……一切都是狗屁。

Vanoss參加了一場活動,要離開一個禮拜左右,在收拾行李的時候還不斷碎念著廚房的瓦斯要晚上要記得檢查,洗衣服的時候水量要注意,廁所的燈要隨手關掉,客廳的電視不要開著卻沒人看,臥室的冷氣不要開了就出門,然後繞了一圈又回到廚房……

「好的好的,這些我絕對會記得。」Delirious坐在床邊認真的聽著對方一句一句滔滔不絕的小叮嚀,臉上沒有一絲不耐煩也沒有做著自己的事,看起來就像個勤學的小學生。

雖然Vanoss覺得Delirious沒有像平常一樣敷衍他有點奇怪,但他依然很開心對方誠意十足的反應,所以在離開的前一天兩人度過了一個和平又滿足的夜晚。

Vanoss離開第一天,Delirious覺得自己像是被主人解開鎖鏈的野獸,從超市回來後,他打開房子裡所有的空調和電燈,拿著薯片從廚房走到客廳再走回遊戲室,不用懷疑餅乾屑掉的路徑連螞蟻都有辦法順路帶著收穫歸巢,將左手邊放滿了零食糖果,右手邊則是一瓶瓶酒精飲料,心情舒爽的他都想大喊哇哈哈三聲。

明顯的他的朋友們都能看出那天的Delirious特別興奮,就算玩遊戲輸了也沒有懊惱和失落,反而要求再重來一遍,一次次的重複這個過程以後Ohm才想起最近有一場電玩展,Vanoss有參加。

「所以,那傢伙被放出來了?」Cartoonz摸了摸下巴,雖然Delirious平常玩遊戲就很High,但今天又更像個精力過盛的十歲小孩。

第三天,Delirious玩了整整一天半的他終於累垮,他至少睡了十八個小時,精力用過頭的結果就是整個人像死屍一般無法移動的大字平躺在床上。

第四天,他開始覺得煩躁,因為當他要找東西時那東西就會壓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必須花時間去翻動地上的衣服和塑膠袋才能找到他想要的,但他還是沒有打起要收拾房子的念頭。

第五天,玩We happy few的時候他覺得有點寂寞,雖然只是一點點。

第六天,Delirious的精神又回來了,即使他能肯定Vanoss回家以後看到房裡的一團亂時鐵定會暴走,但,管他的。

第七天,Vanoss打電話回來說飛機延誤了,他只能在電玩展多待兩天,順便見見老朋友什麼的,問Delirious有沒有想他時Delirious只回了聲喔。

第八天,玩Uno這件事讓他覺得很有意思所以他又把零食餅乾酒精飲料通通拿出來,反正Vanoss還不會回家就讓他大吃大喝也無所謂,夜晚的黑暗被他的笑聲給驅逐,什麼寂寞,通通沒有!

第九天,當Vanoss回家看見家裡慘案時他沒有尖叫出聲已經相當客氣了,某方面來說他早該猜到Delirious的言行不太正常,而此時Delirious就像一隻沒有骨頭的章魚,趴在桌子上還能用手按著搖桿,雖然做出了一堆錯誤的指令。

當Delirious搖搖晃晃的倒到床上時耳邊一直傳來Vanoss帶著怒氣的聲音,可是他的眼皮已經徹底被黏住了,在一個溫暖的物體靠近時Delirious下意識的抓住對方不讓他離開。

浣熊先生在完全沉睡前只想著一件事,那就是他終於能好好睡一覺了。

▷▼▽◁

隔了幾天,早晨坐在客廳沙發的Vanoss正在找著電視遙控器,他用手去撈沙發下的空隙卻抓到了一條藍色的四角內褲,用膝蓋想也知道那是誰的。

「Delirious!」

「What?」

「你是不是在我不在家的那幾天把內衣褲亂丟,之後找不到內褲?」

等了好幾秒鐘對方沒有回應,顯然猜測是正確的。

「我跟你說過了不要在家脫光亂跑!」

「我沒有跑!」

「哦,意思是你有全裸囉?」

「……Vanoss,你他媽的貓頭鷹婊子不要隨便套我的話!」

Vanoss一聽回應就忍不住笑起來:「我根本沒那個意思。」

當Vanoss拿著那條證據走進Delirious的遊戲室時看見的是他紅通通的耳朵。

沒辦法,這個二十九歲男人就是這麼可愛。

而且還屬於他。


Fin.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