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mo92

大家安安!!我是阿莫或者叫我橘子都可以!!!

文章網址-微笑 是一個美麗的弧度 FC2
http://ert135798.blog131.fc2.com/
(不定時更新)

《BBS劇場 劇本一+二》H2OVanoss、BBS

>卡卡卡卡 Σ(゚д゚lll) 卡卡卡卡

>番外倒是快寫好了……


BBS劇場 劇本一"貓"

紅色幕簾拉起的舞臺上,一個身著黑色緊身衣的棕髮男人匍匐在木頭材質的平台,在衣服作用下美好身段一覽無遺,但他沒有覺得一絲害臊或不自在。

就像是祈求太陽的溫暖,依偎的用身軀磨蹭著柔軟的毛質地毯,眼睛則時不時的瞟向門口,似乎在等待什麼也像是因為無聊而隨便移動視線。

幾秒後,舞台左側的木質大門打開,一臉疲憊像是才從忙碌中回來的亞裔男人出現在聚燈光下,原本窩在地毯上的男人看見對方時,天藍色的眼睛反射光芒。

他先將臀部向後抬高後伸了懶腰,再用修長的四肢緩慢的移動到身穿棕色冬季大衣的黑髮男子身旁,對方用指尖輕搔他的下巴,一邊輕笑著問他舒服嗎,讓他從喉嚨發出呼嚕嚕像是回答的咕嚕聲,就好像真的享受撫摸一樣舒服的將頭靠在對方小腿上。

臺上的畫面就像另一個世界的人們,不存在舞台下方許多雙緊緊盯著他們的眼睛。

電話聲響起了,那名亞裔男人一臉嚴肅的從口袋裡接起電話,掌心隨便撫弄過趴在地毯上的男人棕髮後就馬上起身離開舞台的視線範圍,那名剛剛還表情幸福的男人也立刻用四肢爬起,帶著渴求的眼神發出幾聲不滿的鳴叫。

「喵…」仔細一聽就像在耳邊的貓叫聲從舞台上方的傳來,男人特有的低沈嗓音在整個劇場裡迴繞,牢牢的刻進了場內觀眾的腦海裡,直到離場後都久久不散。

「我深深覺得Delirious為了這場戲犧牲了自己的形象,這真是太偉大了。」Nogla一邊碎碎唸著,一邊動手調整好燈光的位置。

Lui則是順口的回應了他:「我倒覺得他演的挺開心,畢竟台詞只有"喵~"。」

Nogla聽完Lui的話覺得這的確相當符合Delirious的懶人哲學,捧場的笑了幾聲就被身旁的Lui玩PokemonGo的動作吸引了注意,完全忽略了舞台上用『Nogla你他媽在做什麼,還不趕快把燈光關掉你這兒子屁眼是要我站多久?』狠狠盯著他的熾烈目光。

「Nogla…」發現對方不務正業的盯著他手裡的鯉魚王,Lui好心提醒Nogla,因為他覺得那個化身成貓的男人目光已經穿透了控制室用利爪將對方大卸八塊。

這時忘了工作的人才驚覺的手忙腳亂關閉燈光,和眼神無奈的Lui對看了一眼後反應過來的面色蒼白:「嗯,Lui,我是不是該跑了?」舞臺另一側正準備登場的Wildcat毫不掩飾的呵呵笑著。

想當然,Delirious氣焰甚高的走向Nogla時他已經做好心裡準備,他先是站住不動的等待對方走向他,吞嚥了一口口水後閉上眼睛,等了一陣子才感覺柔軟的東西貼上他,黑色毛料的手套觸感因為熱度粘黏在他的面頰。

「Nogla,看著我。」Delirious帶著慵懶氣息的開口,Nogla被他隱約的鼓舞而不自覺的睜開眼睛,如海水般湛藍的雙眸映入眼裡,平靜而深邃。

Delirious一句話使得旁人的注意力被劇場外的劇場給吸引過去,各種情緒的眼神刺著Nogla的背脊讓他冷汗直流。

「呃……Delirious?」Nogla的眼睛寧願瞟著四周就是不敢直視Delirious,因為他直覺接下來的事情不會太好。

「噢,Nogla……下次不要再忘記了,嗯?」Delirious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卻一點詢問的語氣都沒有:「請答應我,一個人在台上很孤單的,知道嗎?親愛的……」貓手掌貼著Nogla的臉頰不放,頭向前靠的親吻了他的額頭。

Nogla用旁人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全身冒起雞皮疙瘩,他只花了一秒就掙脫對方掌控,漲紅的就像烤熟的龍蝦並死命的往出口狂奔而去,還記得回頭對Delirious吼著:「Fuck you!Delirious,我不會道歉的,絕對不會!嗚嗯嗯嗯——我恨你!!」就像個反派說還會再回來一樣的跑掉了。

跟在他後面的Lui則是看了竊笑的Delirious一眼才用小孩子的聲音喊著等等,他也要一起去散步,追上Nogla的腳步。

這只是第一場公演,一群人默默的繼續收拾道具和行李,替Delirious在心裡哀悼,因為大家都注意到臉色不太好看的Vanoss將單手握住的斧頭道具給折成兩半的樣子。

即使那只是一把老舊的斧頭……木頭材質的。

 

「嗯?我只是鬧著玩。」Delirious坐在旅館大廳裡的沙發椅上滑著手機,看著『BBS劇團公演至紐約新劇本"貓"熱門程度無法擋』的頭條新聞,圖片上是一個貓耳男人用勾人的藍眼睛注視著攝影機,一臉悠閒的趴在白色沙發上。

Cartoonz路過大廳時問他為什麼不回房間去,Delirious只說最近跟他同房的小孩似乎青春期到了,每天對著他的表情就像是欠他100塊一樣,至於為什麼只有100塊,那是因為借一百萬肯定不要想對方會還啊,早就人去樓空了。

硬是擠在Delirious單人沙發旁的扶手側坐著,聽他胡言亂語的歪理,至於那句「鬧著玩」的回答則是站在Delirious前方的Ohm發問的問題,聽說你調戲了Nogla?

「我沒想到他反應這麼大,畢竟這只是一個玩笑。」Delirious聳聳肩,毫不在乎的樣子。

Cartoonz聽完回答後笑著勾住他的脖子,拉過他的頭在他耳邊竊竊私語:「嘿,現在你房間的那個還在鬧脾氣,而我們的燈光師還沒恢復正常,Jon,你最好讓他們盡快回到原樣,因為我們還有好多場戲,你知道的,如果讓Ryan不開心……」

他對Delirious講到停頓處,兩人默契的抬起頭來瞥了眼滿臉疑惑的Ohm,對方似乎還因為聽到了他的名字而好奇他們在聊什麼,但他們只瞄了一眼就繼續談話。

「可是Vanoss生氣應該不關我的事?」Delirious小聲嘀咕著,即使聽了Cartoonz的建議他還是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

「就是你害的,懂嗎?就算不是好了,你也跟他住一起,所以拜託了,後天就是下一場公演,我可不希望再節外生枝。」Cartoonz就像完成任務般地說完話,鼓勵性質的拍拍Delirious的肩膀,拖著一旁傻瞪著他們的Ohm進了飯店酒吧,在離開視線前還對Delirious眨了一下眼,留下Delirious坐在那裡思考除了親了一下Nogla的額頭以外,他還對Vanoss做了什麼嗎?

於是Delirious決定先去處理那隻煮熟的龍蝦,他帶了幾包狗飼料和罐頭,幸運的是Nogla的房門敞開,房間裡看見食物的狗狗們興奮的對他擺了擺尾巴,剛回到房間的Nogla則是受到驚嚇的退了幾步,沒想到只是出去裝替水壺裝水就有浣熊跑進來了。

想起了不好的經歷,Nogla忿忿然的開口:「Delirious,我不會道歉的。」

「我知道,沒關係的,Nogla,是我不對,我不該戲弄你。」Delirious難得正經的語氣讓Nogla感覺難得的備受尊重,於是他試著軟化自己的態度:「你下次不要這樣做,會把我害慘的,我寧願你揍我一拳。」

Delirious像是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的打開了罐頭倒進狗碗中,撫摸狗狗舒服的皮毛,看起來相當疑惑的問了:「不就是親額頭嗎?我媽在我很小的時候都這樣做的,只是她是獎勵,我是鼓勵。」

Nogla聽了對方解釋後挑起眉回想了Lui的描述:「不是吧,我記得Lui不是這麼說的,你的表情可不像是鼓勵。」

「……當然還有一點故意成分,哈哈。」狗狗們吃完罐頭後舔著Delirious的手掌心,像是想要更多食物一般撒嬌,Nogla則在聽完話後直接把他推出房門,迅速的感謝對方關於狗狗糧食的事還有保證下次絕不會忘記自己的工作。

Delirious知道Nogla原諒他以後還想問有關Vanoss生氣的事情,Nogla完全沒有回答意願的碎碎念:「這你應該自己最清楚,自己想辦法。」就關上房門謝絕訪客。

為什麼每個人都說他會知道呢?Delirious疑惑的歪著腦袋。

果不其然,等他回到房間時房裡的高氣壓將Delirious整個人包圍,就像一腳踏入了暴風圈,從寧靜,到起風,然後又回到靜止狀態。

所以現在位於平靜暴風眼的Delirious脫下腳上的鞋子,踏上房裡的毛質地毯,往Vanoss的床上瞥了一眼,那傢伙就像完全沒注意到Delirious回來一樣自顧自的滑著手機。

Delirious跳上Vanoss的床鋪,雙手雙腳打開的跨在Vanoss身上用自己的腦袋擋住對方看著手機的視線,但Vanoss眼神像是穿過他的頭完全無視的繼續逛Twitter。

等了好幾分鐘,想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的Delirious決定直接開口問對方:「Evan,你為什麼心情不好?」。

「我沒有。」明明一臉不開心的Vanoss冷冷地回應他。

「可是你看起來就像在生氣?」Delirious扭動他疊在Vanoss身上的身子,感覺對方僵硬了一秒,終於願意看向他放下了手上的手機,語氣不善的回覆著。

「Delirious,走開,不要煩我。」

幾句話說完,就用棉被蓋住頭,隔絕了兩人的視線,雖然Vanoss沒推開對方但翻過身去的完全無視在他身上呆住的Delirious。

看來他家的Evan真的有什麼煩惱,這時期的孩子還真難理解,Delirious心裡想著。

他低頭看了正躲在被子裡裝睡的Vanoss,輕輕的笑了幾聲,突然拉開了那裹成一團的被子,當然Vanoss還是一臉被打擾的表情。

即使被冷眼看待,Delirious眼裡依然沒有任何的不耐煩或其他負面情緒,但就是動作有些吞吞吐吐:「呃……Evan,我只是想說,不管你覺得我煩,還是討厭我之類的……」

藍色清澈又明亮的雙眼靠近Vanoss讓他停止呼吸,感覺柔軟的唇短暫停留過他的額頭。

「我希望你能記得……我永遠愛你,好嗎?」Delirious臉上帶著沉重的笑容,像是將所有負擔都扛在身上。

Vanoss彷彿看見幾年前擋在他身前的,不厚實卻寬大的背,那個瘦小的身軀滿腦子只想著保護他,愛著他,明明沒有血緣聯繫,卻比家人還要更親密。

幾乎無法克制心臟緊緊收縮著,呼吸都覺得難受,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雙手擁住那個傻到不行的男人。

Delirious愛他,可是愛又能如何,你的愛和他的愛完全不一樣。

雖然不明白對方怎麼突然就激動起來的Delirious輕輕拍著Vanoss的背安撫他,現在這個小孩比他高,比他壯,可是也比他更缺乏關心,Delirious知道Vanoss不會輕易開口說他寂寞,說他難過,因為這個愛面子的小貓頭鷹從來沒有離開過那間森林小屋。

他們從來沒離開過,除非能夠再回去那裡,否則他們永遠無法離開那個像是枷鎖般的存在。

 

 

BBS劇場 劇本二"新與舊"

順利結束了貓的公演,這次的劇本被Delirious狠狠吐槽了一番,之後Cartoonz想破了頭也沒想到任何新的劇本,好幾個禮拜劇場呈現停擺狀態。

既然閒著也是閒著Cartoonz決定讓大家放假一個月,反正這次的劇本觀眾反應很好讓他們收入優渥,管理帳簿的Mini睡覺時都帶著笑容。

Lui和Nagla的老家住在隔壁所以他們一起離開,他們認真的說要抓寶可夢所以決定用雙腳走到機場,即使機場距離飯店有五公里以上的路程。

至於Wildcat,據說還沒放假前就在飯店的酒吧裡呆了一個禮拜,在差點酒精中毒前被Mini給打暈帶走了,去哪裡也不清楚。

 

自從上次發生的青少年情緒管理暴走後,Delirious發現Vanoss性格明顯不同了,以前可能還會偷懶或是不願做的事現在一句抱怨也沒有就把它做好,甚至連Delirious的內褲都幫他洗了,即使Delirious賣力拒絕對方的好意甚至把他的髒衣服藏起來,但是最後他還是能看見洗乾淨的內褲整齊放在床鋪上。

要說不欣慰那絕對是假的,畢竟從小看到大的孩子自己成長了起來,還勤勞的連Delirious都自嘆不如,他有種孩子就要展開雙翅從他身邊飛走的感傷又擅自替他驕傲著,Vanoss聽了這番言論只是看了Delirious一眼,吐槽的說好歹我也快20歲了。

Delirious大笑著摸了一把對方過長的黑髮,接著語氣輕浮的告訴Vanoss:「嘿,但在我眼中,你永遠是我最喜歡的小貓頭鷹。」

Vanoss通常會掙脫他的手掌,一語不發的走出房門。

 

Cartoonz為了新劇本煩惱了好多天,最後下定決心的與Ohm溝通,必須要再找一個團員來一起想劇本,不然他快要腦袋僵固到要跳海了。

Ohm表示當然可以,反正這種事情你自己決定吧,你找來的人我都同意。

他被Ohm的話感動了一把以後就用光速離開了飯店,才一個下午就找來了位年輕且總是帶著笑容的金髮男人,他彬彬有禮的樣子讓沒離開飯店的幾個人都對他的第一印象有所好感,就在Ohm側頭低聲問Cartoonz人從哪裡找來的同時,對方說話了:「你們好,我是Bryce,聽說這個劇團現在缺了一個編劇,所以我來頂替他的位置。」

這一段話讓全部人都停止動作而互相對望,接著Cartoonz才反應過來暴怒的說:「跟你說了我是團長兼編劇,你他媽有沒有聽我說話?」

「欸?可是你說缺人,我以為那個人已經受不了壓力跑了才需要人。」Bryce驚訝的開口,即使被Cartoonz兇惡的瞪著他還是能保持笑容。

Ohm此時更好奇了人從哪裡找來的,Cartoonz說他走出飯店以後坐車前往海邊,鞋子也沒脫就直接一腳泡進海水裡,一開始本來只是想要透過海水冷卻他的腦袋而將頭往水裡泡。

就在這時有一個男人衝過來把他拉離海面,一臉嚴肅的告訴他人生還有很多美好的事情讓他多想想,曾經有人想不開但後來還不是成功了,布拉布拉的抓著他講了三十分鐘左右的故事。

剛開始Cartoonz還不耐煩的想敷衍他,但沒想到故事才聽到一半時他就感動的滴下淚來,畢竟能將故事說的生動又感人的確很不容易,於是他打斷了對方的滔滔不絕,問他有沒有興趣做劇團的編劇助手,因為Cartoonz現在為了新劇本焦頭爛額的快發瘋。

很巧合的這位名為Bryce的年輕男孩才剛從大學畢業,正因為尋找工作而煩惱的來到海邊散心,碰巧遇到差點跳海的Cartoonz就順手把他救了起來。

他聽Cartoonz說他們劇團是演出"貓"的那個BBS便興奮的一口答應,畢竟能夠做些與眾不同的事情一直是他的夢想,雖然經驗不多,但在大學時期曾選修過戲劇之類的課程。

在搭Bryce的車回飯店的路上Cartoonz有種拐騙小孩子的不安感,但他還是盡責的和Bryce解釋劇團的情形,像是雖然是小劇團可是會在世界到處公演,或是團員都是很好相處的人不用太過擔心之類的,至於編劇實際怎麼做到時候Cartoonz會手把手教導,對方不斷笑著點頭像是都聽進去了一樣讓Cartoonz有點懷疑他真的了解了嗎。

事實證明可能還不算太了解,畢竟Bryce第一句話就驚天動地的讓Delirious躲在Vanoss身後笑得喘不過氣,Ohm則是微笑的伸出手來介紹:「我是Ohm,歡迎來到BBS。」

這就是Bryce來到劇團的故事了,他豐富的創意和想法幫助Cartoonz做出更多有趣的劇本,雖然有時候會被他的一句話氣的吐血,可是對方又能夠找出劇中的漏洞什麼的讓Ohm更佩服Cartoonz的選人功力。

 

Bryce很欣賞Delirious在"貓"裡面的飾演的角色所以入團後特別喜歡黏著他不放,但Delirious並沒有覺得不耐煩反而覺得多了一個弟弟而特別照顧Bryce。

有時一整天裡Delirious會花上半天醒著的時間和他說話,或是講一些團裡的故事之類的,Bryce聽的津津有味Delirious也說的很開心,當然故事裡也加入了Delirious自己的色彩。

「……那時候我們才剛開始演戲沒多久,所以自然演技不是太好,我還記得演"絕命"時的Vanoss特別可愛,因為被Ohm罵重演了好幾次甚至還在背後偷偷擦淚。」

坐在一旁吃著布丁的Vanoss全部聽見了後耳朵發紅的吐槽:「我才沒哭!而且它的下一幕戲也得哭好嗎。」

「那就是哭了啊,Evan,你終於承認你哭了!哈哈哈……」Delirious發出瘋狂般的大笑,第一次聽到的Bryce雖然被他嚇一跳,可是習慣以後就覺得那笑聲很有感染力就會不自覺的跟著一起笑。

由於Delirious和Bryce的個性意外的合拍所以兩人一起出現的頻率變得非常高,通常有其中一個人在的話另一個也能找得到。

這讓Vanoss腦中的警報系統開始發出警訊,雖然他的身體動作沒有表現出來,但旁人都能看的出他眼神裡的焦急。

Vanoss不是沒有想過有人會跨過那裡,就像他一樣,只要碰觸到對方時,便不自覺的想要擁緊他,好好的疼愛著,即使家人永遠是最後的那條底線。

現在呢?當他看著談笑風生的兩人,他始終認為自己是Delirious心中最重要的,但如果他開始變了,心中放了另一個人,一個人又能有幾個心……

就好像真的回到發現自己喜歡Delirious的那時候,煩惱淹沒了思考,他嘆了一大口氣。

當他還是孩子的時候,大概十五歲,那時候的他們被Ohm和Cartoonz詢問要不要往影劇的大學深究,其實Vanoss能夠選擇不要,但Delirious已經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Delirious將想法告訴Vanoss後也對他解釋,是不是興趣都無所謂,因為要不是他們出現,他現在也不會站在這裡,應該早就在天上陪他爸媽了,哈哈。

Delirious說完雖然在句尾笑了幾聲像在開玩笑,可是Vanoss知道對方其實相當認真,即使Cartoonz和Ohm沒有逼迫他,但從小就被訓練過忍耐的Delirious已經不在乎這些事情了。

是啊,一個成長期的孩子能夠忍住饑餓只為了留食物給另一個人不挨餓,確實意志力堅強,當Ohm將Delirious原話告訴Vanoss的時候,那時才十歲的Vanoss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坐在一邊大哭著,不敢想像自己差點失去了Delirious。

他曾經在黑夜裡無數次的小聲呼喊著爸媽的名字,祈求關上的大門能夠再次打開,但每天早上太陽升起就是無止盡的失落和絕望,只有Delirious的手緊握住他的才能確定自己真的活著。

那是他的唯一依靠,只要被奪走,Vanoss就不會存在。

所以Vanoss不會放棄去愛他,也不可能停止,不管未來如何,他會在Delirious身邊,即使對方不要他也無所謂,無論發生什麼,就算所有人都背叛Delirious,或者Delirious做了無法挽回的事情,他也絕對不會離開。

一個人能有幾個心?Vanoss不知道,但他的心臟是屬於Delirious的,這是從他十歲以來就知道的事。


TBC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