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mo92

大家安安!!我是阿莫或者叫我橘子都可以!!!

文章網址-微笑 是一個美麗的弧度 FC2
http://ert135798.blog131.fc2.com/
(不定時更新)

《傳染》+《BBS劇團》 H2OVanoss、BBS

>兩篇一起發!並沒有關聯 (*´Д`)つ))´∀`)


《傳染》H2OVanoss

>可以說是接風邪入侵那篇,也可以分開看


完全不讓人意外的,Vanoss生病了。

而Delirious則是在發現他一句話都不說的情況下才知道他生病了。

Vanoss生病的時候,會一句話都不說,不管怎麼問,怎麼碰,都不會理你,他的表情和反應都很正常,你也會懷疑對方是不是心情不好或者還沒睡醒,直到他在你背後偷偷擤鼻涕或小聲咳嗽。

這讓Delirious一開始發現時特別喜歡煩他,他會假裝在沒注意Vanoss的情況下做自己的事,等著對方咳嗽或抽衛生紙的時候立刻轉過頭去看他,這時的Vanoss會跟著一起轉頭,明顯的表情非常不自然。

有次Vanoss被他煩的受不了就把自己鎖在房間裡,所以後來Delirious就會克制自己不要表現的太過頭。

「Vanoss,你早餐要吃甚麼?I need food~」Delirious大聲朝對方的房間的喊著,經過了幾天的感冒,他被迫好好的休息後所得到的結果就是精力旺盛的復活了,甚至破天荒的很早就起床,當然平常是因為到早上都還沒睡,所以那也不叫早起。

那個住在樓下的人沒回應他,於是他乾脆直接闖進Vanoss的房間裏,發現對方雖然醒了卻躲著自己又不說話,他就知道這男人肯定是感冒了。

讓你前幾天玩我,Delirious在心裡偷笑,踢掉了腳上的泰迪熊拖鞋,鑽進Vanoss的棉被裡面,直直的盯著對方看,Vanoss只要和他一對到眼,就會翻身換個方向,這時Delirious就會再爬上另一邊的床,不厭其煩的重複這個過程。

雖然說很有趣,Delirious也知道Vanoss身體不舒服,所以最後也沒再鬧他,只是先用手掌探了對方的額頭的溫度,接著趴在床邊用小狗般無辜的眼神看著對方的背影,彷彿剛剛在煩擾對方的人不是他一樣。

「Evan......不鬧你了,你告訴我想吃什麼好嗎?我去做給你吃。」

雖然用平常少見的溫柔語氣問著,但他覺得Vanoss不會有任何反應,Delirious想要先去用點水讓Vanoss好過一點而起身時,就被伸出棉被的手拉住了衣角。

「你要去哪?」Vanoss好不容易從床上露出一顆毛茸茸的頭來,用帶點沙啞和咕嚕聲的嗓音問著。

「去用點水和毛巾,你會比較舒服,也更快退燒。」Delirious想了一下,又輕聲開口:「然後去廚房,做點你喜歡吃的,像披薩之類的。」

「…………我們叫外賣?」當Vanoss猶豫的說完這句話後,原本溫馨的氣氛就像被凝結住之後丟向宇宙,Vanoss彷彿看見Delirious背後有黑色的懸浮粒子開始飄浮在空氣中,這讓他心中警鈴大作。

「WTF?Vanoss,你的意思是我的廚藝很差?」Delirious緊盯著床上那個拉住他不讓他往外走的人,口氣明顯不悅。

「不,不是這樣,」難得結巴的男人著急的試著爬起身來解釋,卻被Delirious直接咬牙切齒給打斷:「你他媽給我聽好,我今天如果不做出披薩給你看,我就不叫H2O!」說完就要怒氣匆匆的走出房門。

「你聽我說!」Vanoss急忙起身,抱住那個怒氣值已達沸騰程度,好像輕輕一碰就會讓水壺炸開的人的腰,即使Vanoss已經沒什麼力氣,但他把全身的重量都掛在Delirious身上讓對方根本無法移動。

「你給我放手!」

「不放,除非你聽我說。」

根本不能動作的Delirious只能把腳步停留在門口,他翻了白眼後嘆了口氣,將黏在身上的人連拖帶拉的帶回床上,有些喘氣的說:「好吧,我聽你解釋,你回去躺好!」

「保證不離開?」Vanoss抬起頭來,像是怕Delirious又突然跑掉。

「我保證,所以你快躺好。」

「我只是想說,」Vanoss偷偷用臉頰蹭了幾下對方的腰才依依不捨的鬆手,爬回床上前還咳了兩聲,這讓Delirious無奈的想自己幹嘛和一個病人折騰。

「Jon,你看你病才剛好,如果這時讓你下廚,還得去開車買食材,這樣不是很麻煩嗎?」Vanoss又咳了幾聲,Delirious順手把桌上有貓頭鷹標誌的水杯遞給他。

這話聽起來是有道理,「可是你喜歡吃披薩,我也不覺得麻煩——」

「而且我今天想吃街角甜點店的布丁……」Vanoss喝了口水抿了一下嘴唇,將水杯握在手中,低著頭的樣子看上去很委屈。

難得看見這麼低聲下氣要求著的Vanoss,讓Delirious幾乎被他的反應給震驚住,身體也自動自發的替他回答。

「……只要布丁就好了嗎?」Delirious替他拿過杯子,幫著他躺下並蓋好被子,細心的把剛剛被在一片混亂中被弄亂的瀏海從他眼前撥開。

Vanoss躺在被子裡點點頭,原本明亮的雙眼現在看起來毫無生氣,虛弱的樣子瞬間就讓Delirious心疼了起來。

接著他忘記了原本應該發怒的事情,即使他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Delirious看著那個吃布丁吃的很開心的大男孩,用手指替他抹去在嘴角旁的布丁屑屑,卻忽略了那貓頭鷹偷偷藏在湯匙後面的微笑。

今天的Vanoss又順利的解救了一場一觸即發的戰爭,和自家可能差點燒毀的廚房。

 

未來的某一天,Delirious順口問了為什麼Vanoss在生病時會裝作沒事什麼都不說,他回答的理由是因為怕傳染給別人,而且他不喜歡自己生病的時候還要人家照顧。

「只要是人,都會生病啊,這樣才能證明你是個人類!」Delirious手裡握著手把,眼睛認真注視著螢幕上的角色動作,這番話聽起來雖然彆扭,可是好像又有點道理。

接著好不容易通關後Delirious鬆了口氣,語氣自信的說:「而且,你知道的,H2ODelirious可以放心的讓你依靠!」

Vanoss只是斜躺在沙發上,滑著手機的Twitter邊冷冷地反駁他:「不,你已經不是H2O了。」

「呃……Why not?」Delirious不解的從遊戲中回頭看著躺在自己房間沙發上,一邊吃多力多茲,一邊掉屑屑的該死傢伙。

Vanoss分心的盯著粉絲留言,咬著薯片口齒不清的回答:「因為你沒有成功做出披薩。」然後瞬間他就後悔了。

一場本該被澆熄的大戰又死灰復燃,廚房又開始發生危機,最後我們能夠聽到的是Delirious激動說著:「Fuck You!Vanoss,我今天如果不……」之類的,鄰居聽到不想再聽的爭執聲。


Fin. 


《BBS劇團》

>應該不算有配對,但有跡象(ゝ∀・)

>可愛迷人的D,三種tama一次滿足


鎂光燈下,他的身子站的很直,腰部,手臂,小腿,無一處不讓底下觀眾垂涎的望著,是天上下凡的天使,或者深山裡的妖精,沒人知道,鮮嫩欲滴的紅唇和染成黑色反光著的長髮,難以想像這是一個男性的身軀,那是連女人都自嘆不如的優美身型。

紅色的簾幕垂下,象徵表演就此結束,觀眾無不熱烈鼓掌,甚至有人站起來拍手叫好。

「操他媽的終於結束了。」團員手牽著手向底下觀眾表示敬意,頭低下來謝幕的時候在正中間的Delirious喃喃細語著,讓站在他左右兩邊的Vanoss和Ohm一個皺起眉頭一個忍住笑聲,當大夥臉再次抬起來時,那個說著粗話的傢伙依然帶著完美的微笑。

『那他媽的瘋子』這是BBS劇團給予Delirious的稱號,所有人都不覺得哪裡奇怪,也覺得Delirious這個名字真的取得太好。

那是劇團的創辦人兼團長的Cartoonz替他取的,他說不要看那個小混蛋一臉秀氣漂亮,當你認真聽他說話時你可能會被氣到吐血,聽他大笑時發出的聲音你也會想叫他閉嘴,雖然Vanoss曾經在一次喝醉時不小心脫口而出表示那樣的Delirious很可愛,當然不是在他本人面前講的。

真他媽見鬼,Cartoonz說,一直搞不懂喜歡他的人腦袋在想什麼,貪圖美貌?反正他也想不出別的理由。

雖然如此,抱怨歸抱怨,如果Cartoonz看到有人因為Delirious的模樣而要接近他時,他會第一個站在對方面前,面色兇狠的表示如果你要動我兄弟,最好先通過我這一關,打倒我不然就滾,由此可見他是一個喜歡碎碎唸的弟控屬性。

Ohm通常會在這時會拍拍Cartoonz的肩膀說他誇張了,即使他臉上的笑容也是不懷好意的樣子。

Ohm同樣也是劇團的創辦人,雖然不像Cartoonz一樣這麼高調的站在大家面前處理一些團員間的私事或鼓舞大家之類的喊話,但是劇團的很多事情是他一手決定的。

有時候Cartoonz沒有過問Ohm他還不敢擅自決定,畢竟這個幕後操手即使臉上常常帶著笑容,看起來和藹親人的樣子,可是當你踩到他的地雷時那種爆發力讓劇團的成員都不敢嘗試。

只有一個人例外,Delirious,曾經Mini在一次演出結束的慶功宴會裡問過Ohm為什麼對他這麼縱容,像是要Ohm去拿什麼就他就乖乖去拿,Delirious不想做什麼Ohm就會說好不用做,或者乾脆直接幫他做好,Ohm沒有回答他只是拼命用啤酒把對方灌醉,讓Mini根本不記得Ohm最後有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Mini是劇團裡的財務會計,是目前最新入團的成員,總是抱怨大家都隨便亂穿衣服不顧形象,導致進場的人變少收入也理所當然減少,但自己卻被吐槽他也只有上半身是西裝領帶,腳底踩的還不是雙夾腳拖。

關於他問Ohm的這個問題,直到Wildcat用像看白痴一樣的眼神對Mini說,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Mini才從大家那裡知道緣由。

Wildcat是在表演途中收進來的,一開始帶著豬面具的他直接走劇團帳篷說要見團長的時候,那態度就像來找碴的小混混,本來要試著阻擋的Nogla都被他一口流利的髒話嚇到退後三步,抓住逛到附近的Lui推到前面要他幫忙時,Cartoonz才從帳篷裏面慢慢走出來。

「怎麼,大家在吵什麼?」當Cartoonz發現大家都盯著某個方向時,他才發現有雙豬眼睛一直看著他。

「你是誰?」

「我他媽要找這個劇團的團長,你就是那Pussy嗎?」

Cartoonz聽到這個有禮貌的稱呼抖了抖眉,心平氣和的問了:「老兄,你要做什麼?」

「我要入團!」

Cartoonz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一樣哈哈笑了,直接席地而坐的問對方有什麼樣的優點或專長讓BBS接受他,Wildcat直接滔滔不絕的唸了兩分鍾以上一長串包括大家有生以來聽過最髒的髒話繞口令(沒換氣),Cartoonz聽完後馬上拍響了大腿說很好,你入取了!

這個劇團收人的方式就是這麼亂來,可是因此充滿了各式各樣不同個性的人,使得BBS成為世界上數一數二有特色的劇團。

Nogla和Lui進入劇團的時間差不多,那時候是為了一場劇本需要一些小動物之類的動物夥伴,發現了可以和動物交流的Lui,Cartoonz和Ohm在驚訝之餘邀請進BBS,另外也把狗狗貓貓或者一些稀奇古怪動物相處很好的Nogla拉進劇團裡。

聽到這裡,Nogla顯然有點失落:「所以我是附加的?」

Lui則是在一旁拍著他的肩,安慰他:「不是這樣,如果沒有你,我也不會進來這個劇團。」讓Nogla差點感動落淚。

至於Lui的聲音第二特長那件事,可是在表演了一陣子大家才發現的,一開始大家還在四處尋找是哪裡來的小孩子,才發現聲音是從Lui嘴裡發出的。

前面提到了Vanoss和Delirious,這兩個人可以說是在開創時被Cartoonz和Ohm給撿進來的。

為什麼說是撿的,那時候的兩人還在猶豫要不要創辦BBS時,他們先是到處旅行增廣見識,有次他們晃進了一個偏僻的小村落,那種看一眼就覺得貧瘠沒有住人的地方,卻有間非常簡陋但完整的房子。

其實是因為他們走錯路了,本來該往城鎮的方向卻走進森林裡,他們還不疑有他的繼續走著,等到想回頭時發現太陽已經落在山頭旁,於是就決定在那間房子將就著住一晚。

等他們打開大門發現有個藍眼睛的瘦弱小孩握著一把金屬叉子直直的向著他們,後面還有一個同樣瘦小的孩子抓著前面那個人的衣角不放,像是要叫他不要跟陌生人硬碰硬似的用盡力氣拉住對方寬鬆的衣角。

「你們是誰?」那個眼神銳利的小孩即使沒有力氣,依然將後面的小毛孩擋在身後,顫抖的雙手透出他的恐懼,語氣明顯緊張卻要裝作鎮定。

這時的Ohm和Cartoonz對看一眼,覺得他們真是壞透了,就像十惡不赦的壞人欺負小孩子,當Cartoonz再檢視的看著對方全身時,發現那個藍眼睛的孩子顯然沒小他多少,所以應該稱呼他為少年比較正確,只是因為營養不良而看起來矮小。

至於最後是怎麼解決的,說來相當戲劇性,因為就在他們猶豫是不是要離開的時候那個少年就昏倒了。

這時後面穿著紅色夾克的孩子急得要哭出來的抱住對方,不讓他往地上倒,他們才驚覺不對而趕緊趁著太陽還未完全下山的時候離開森林,抱著他去醫院,醫生說如果再晚個幾天,這個孩子可能就要活活餓死了,而另一個比較小的,顯然是因為食物都留著給他所以身體還算健康。

聽完醫生的話的Cartoonz和Ohm心中五味雜陳,現在看來非常慶幸因為迷路遇到他們,至於為什麼會留下兩個小孩在森林裏的小屋,那兩個人如果不想說他們也不提,唯一知道的是Delirious和Vanoss並非有血緣的兄弟。

BBS劇團最早的成員就是他們四個,而逐漸壯大的劇團也是他們的家,以前是,未來也是。

 

當那個藍眼睛的少年清醒時,只有Ohm在病房,他沒有和對方說話,所以Ohm也不打算開口的拿著報紙看了起來。

「……Evan呢?」終於願意開口的病人第一句話就是要找另一個孩子。

Ohm這才放下手中的報紙看著他,安撫性質的對他說:「他沒事,等你等的太累就睡著了,現在在我朋友Luke那裡,他你也見過的,站我旁邊有鬍子的那個,另外我叫Ryan,你呢?」Ohm伸出手掌表示友善。

「Jonathan。」對方輕輕握了他的手,不再表示敵意。

「所以……Jonathan,你這場戲演的不錯,嗯?」說話的Ohm帶著些微挑釁的語氣,逼著對方回答,但對方連一點慌張的眼神或反應都沒,像是自然而然就是這樣。

「如果不這樣做,我和Evan肯定都會死在那裡。」Jonathan完全沒有要替自己辯解的意思,用疲憊的聲音繼續說:「我就算了,可是Evan一定會陪我一起在那裡待著,他是個超級固執的傻瓜。」

「我不能看他就這樣死在我面前,所以假裝我們的食物對半分,其實我的份都偷偷留了下來,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辦法了,因為到了冬天,能找到的食物只會越來越少,我們走不出去……應該說不能走,直到你們來時我才想到這個方法。」

Ohm沒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他的一言一詞,即使問題多到快要溢出嘴邊,他也不打算開口詢問而打斷對方。

「……對不起,我利用了你們,你們要打我要罵我都好,這都不關Evan的事,現在我只能拜託你們照顧他……只要能夠讓他活著。」Jonathan的眼眶泛紅,語帶哽咽的低下頭。

Ohm不知道他們兩個孩子實際上到底經歷了什麼,但他看見的是一個孩子將一切都扛起來的厚實肩膀和驚人的意志力,於是他思考了片刻以後才緩緩開口。

「我無法同意你的要求。」Jonathan聽到他的回應,只是將頭更低了下去,顯然受到不小的打擊。

「因為對我們來說太不划算啦,所以你們必須要替我們工作來換飯錢。」Ohm用手掌撫摸Jonathan的頭髮,將他的頭輕輕地靠在自己的胸前,聽見對方不願洩漏出來的無聲哭泣,終於下定了決心。

這就是BBS劇團開創時的故事,聽起來很不一般對吧,也沒想到現在跟女王一樣坐在沙發上吃著巧克力棒的Delirious有這樣柔弱的一面。

雖然Delirious矢口否認他那時候有哭,但這時的Ohm就會興奮的跳出來說他有把那件衣服留著,上面有明顯的鼻涕痕跡,然後噁心大家一把。

Mini問了Delirious說這些故事說出來好嗎?Delirious只是聳聳肩表示他無所謂,只要那愛面子的Vanoss不在意就好。

Vanoss的確沒在意,因為那時他雖然才十歲,可是他被突然倒在地上的Delirious嚇個半死,所以就報復性的不管他最後是不是柔弱的躲在Ohm的胸口裡哭……

想到這腦海中的畫面讓他腦袋一熱,跳到沙發上搶走Delirious的巧克力棒,對方對他笑罵了幾句就拿過另一隻巧克力開始啃,Vanoss則是盯著這根甜食發呆,他根本不吃甜的啊。

但是他依然把那個有沾過Delirious口水的餅乾給吃光了。

這一幕在BBS的團員眼中看得清清楚楚,大家心照不宣的對看一眼,很快的,本來就不算平靜的劇團又要有新的變化了。


TBC(?)


後記

 劇團這篇寫的很開心,如果有機會和時間再來寫後續!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