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mo92

大家安安!!我是阿莫或者叫我橘子都可以!!!

文章網址-微笑 是一個美麗的弧度 FC2
http://ert135798.blog131.fc2.com/
(不定時更新)

《早安、午安、晚安》(上篇) Ohmlirious

>我超喜歡ALL D,嘿嘿(*´▽`*)

>中篇請往這->http://ert135798.lofter.com/post/1d3c5402_ba499fb


早安

隔壁搬來了新鄰居,那是一個看起來俊秀,黑色平頭的男人,年紀比他小一些,說起話的時候有點小聲,可是笑起來的時候又可以在大老遠就聽得見。

Ryan有在早上出門運動的習慣,每天早上八點他出門時,鄰居就會在他自家的小花園裡替植物澆水,幾乎每天,他們遇到對方的時候都會點頭示意,偶爾會問候幾句。

一開始Ryan沒有認為這有什麼特別的,並且因為中間有矮籬笆相隔而沒有注意過他的鄰居養了什麼植物,直到有一天他出門,對方叫了他的名子,並一副很苦惱的樣子:「Ryan?」

「早安,Jonathan,怎麼了嗎?」Ryan走向籬笆旁,看見對方一臉疑惑,穿著淡藍色的睡衣,一隻手上還拿著他每天澆水用的藍色澆花器。

「你有養過什麼植物嗎?」對方發出疑問,不是那種詢問你興趣的那種,而是像要尋求經驗幫助。

「有種過一些花,像是百日草,還有迷迭香之類的香草,不過後來覺得麻煩就送人了,嗯,還有仙人掌也算吧。」Ryan思考著回答,而Jonathan則是在聽到他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眼睛一亮:「那你知道為什麼我的仙人掌看起來病懨懨的嗎?」他指著自己剛澆過水整株濕漉漉的仙人球,Ryan彷彿能聽到那株植物在對他尖叫:「拜託不要再給我水了!」,心中崩潰吶喊的聲音。

原來鄰居他每天早上澆水的植物是仙人掌!

 

 

肚子餓

一天中午,Ryan準備開車出去覓食,他路過隔壁差點淹死仙人掌的鄰居家時,對方正坐在院子的庭園椅上面,似乎正在享受秋天難得讓人感覺舒服的暖陽,一臉昏昏欲睡的樣子。

他沒有向對方打招呼,只是放輕了腳步,即使在戶外不需要這麼小心翼翼,他還是覺得不想打擾Jonathan。

等到他和朋友一起共進午餐之後,回來大概下午左右,他看見Jonathan依然坐在椅子上,Ryan其實有點擔心鄰居是不是昏倒了,於是他輕聲的呼喊著對方的名字。

對方緩緩睜開被陽光反射而更加明亮的藍色眼睛,用手揉了揉後對他說:「午安,Ryan。」

「午安,Jonathan,你還好嗎?」

「我沒事,謝謝你,我只是忘記吃飯,肚子太餓就睡著了。」Jonathan打了個哈欠,彷彿還沒睡飽。

Ryan無力吐槽,反而是走回房子去,拿了一些從老家寄來的蜂蜜麥片遞給對方,而Jonathan有些受寵若驚的收下了,然後對他露出靦腆的笑容說謝謝,Ryan覺得瞬間有種被天雷打到的感覺,不知道是因為Jonathan太正常的道謝,亦或是他鮮少露出的微笑。

 

 

驚悚

隔壁的鄰居最近非常奇怪,他有點不敢去打擾對方,因為Jonathan如果有在院子的時間,就會對著地上空無一物的草皮說話,還有蹲下後手停留在空中不知道撫摸什麼,Ryan其實真的被嚇到了。

對方如果注意到他時就會和他打招呼,Ryan也是點個頭或者問候一下就快步離開現場,深怕等等對方會向他介紹他看不見的人類好朋友。

大概一個禮拜,他每天都能看見對方如此動作著,彷彿地上真的有一隻狗狗還什麼的在跟他一起互動,Ryan不知道要怎麼形容心中的詭異的感覺,又思考著怎麼提醒鄰居其實旁人看來那是空的地面時,有一個人已經在鄰居家門口緊急煞車,然後下車直接往Jonathan蹲下的屁股踢了一腳,害他差點跌倒。

Ryan還在思考要不要去阻止,那個有著一臉鬍子的男人先開口:「你這傢伙別再玩了!你媽都快被你嚇死了!」對方破口大罵著,Jonathan站起來以後對著他傻笑著,絲毫沒有要解釋的意思,還回頭看了Ryan一眼,而且那雙眼睛還帶著笑意。

Ryan知道自己應該是被騙了,在他離開現場時,Jonathan特別好認的笑聲還不斷傳進耳裡。

 

 

Winter is coming.

不知不覺,冬天快要來了,基於好鄰居的立場,他和隔壁終於不再試著淹死仙人掌的鄰居好心提醒冬天的時候澆仙人掌要變成兩個禮拜到三個禮拜一次就好。

果不其然的,對方皺了眉頭,之前Ryan跟他解釋了好久仙人掌不用天天澆水,要依照季節來分頻率,Jonathan就皺過眉頭,不過還是好好的聽了他的話。

這一次Ryan看著位在自己院子裡的三株高矮胖瘦都不一樣的仙人掌時,嘆了口氣,仙人掌雖然被原主人拋棄了,可是看起來特別高興。

因為Jonathan有時候忘記澆水時還是Ryan幫忙用水桶裝水替他照顧的。

可能是冬天的關係,Ryan基本上沒看過Jonathan了,他可以想像他的鄰居躲在被窩裏不肯出門的樣子,有時候還是他的朋友(上次開車來踹了他一腳的那位),硬是拖對方才肯出門,至於他是怎麼知道的,因為Jonathan一旦不想出門就會死纏爛打的抓住棉被,被他朋友用可以突破天際的響聲要他放下被子,自己走出家門來,但Ryan想那是不可能的。

通常都會持續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Ryan這次心血來潮的想去看看熱鬧,他們出門的時候Jonathan的頭髮還是翹的,鼻子和耳朵因為冬天的風吹著而凍的紅紅的。

「午安,Jonathan。」Ryan嘗試著和那位遊魂狀態像是下一秒就會被冷風吹走的人打招呼。

「午安,Ryan…對吧?」回答的人不是Jonathan而是他的朋友,那人伸出手來:「聽Jonathan說他受到不少照顧,謝謝你,我是Luke。」對方將手伸過籬笆,而Ryan也伸出手來握了一下。

「是真的不少,他和看不見的朋友玩時快把我嚇死。」Ryan的心有餘悸的聲音讓Luke爽快的笑了起來。

「這傢伙有時候就喜歡這樣胡來,那次他媽媽打給我的時候還帶著哭腔。」Ryan可以想像一個婦人發現自己兒子對著空氣說話的恐懼。

「總之,之後這傢伙還是麻煩你多多照顧了,如果他有事情你打這支電話給我,或是他又做了白目的事罵他一頓也可以。」交換好了電話,連Jonathan的也幫他交換了,Luke用手圈住Jonathan的肩膀,那傢伙本來想趁兩人談話時偷偷遛回家去,被Luke發現就拖著上車去了。

 

 

跨年夜

聖誕連假時,探訪完家鄉的Ryan提早了幾天回到北州,因為他的腦海一直想著一件事情。

當他關好車箱,並提著大包小包要進家門時,他看見隔壁鄰居包的緊緊的坐在庭園的椅子上,難得沒有像要睡著的藍色眼睛在黑夜的月光下特別顯眼。

Ryan很好奇他在看什麼,他先把東西都歸類放好,拿了幾罐啤酒坐在沙發上,把手機掏出來盯著一陣子,猶豫了好久才撥了那存在手機卻一直都沒打過的電話號碼。

「晚上好,請問是Jonathan嗎?」

「不好意思,你是?」

「我是Ryan,你隔壁鄰居,我想問你要不要一起喝酒?」

Jonathan沉默了一會,讓Ryan想可能會被拒絕而有點失望的時候,他卻問了:「……在哪裏喝?」

其實兩個大男人坐在空空的庭園裡望著空無一物的黑夜好像真的有點尷尬。

可是Ryan還是沒來由的興奮著,他帶了幾包薯片和啤酒,坐在他一直觀望著卻沒有坐過的,Jonathan旁邊的空位上,打開了一瓶啤酒,順便將另一瓶也打開交給Jonathan。

夜晚的風很冷,Ryan仗著一時的衝動忘了自己也得穿暖一點,所以寒風來的時候他打了個哆嗦,然後就有一個冰冷的東西貼上他的脖子,從頸椎傳來的涼意感讓他嚇得差點像個小女孩般尖叫出聲。

Jonathan咯咯地發出笑聲,收回了冰冷的手,將脖子的藍色圍巾卸下以後替Ryan圍上,溫暖的體溫藉著一塊小小的布料傳遞給了Ryan,突來的溫柔讓他幾乎不敢看Jonathan的眼睛,只好假借調整圍巾隱藏自己的臉紅。

他覺得自己就算沒尖叫,也像個小女孩,所以他打算霸氣一點,先開口打破沉默,當他深呼吸想開口,但吸入的是Jonathan洗過的圍巾香氣時,他還是決定閉嘴。

「明天是十二月的最後一天,Ryan沒有要跟女友一起過嗎?」

Ryan面對突來的問題先是喝了一口啤酒,然後才裝鎮定的回答:「沒有女朋友,幾個月前分手了,你呢,沒去約會嗎?」

Jonathan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更不像要回答的樣子。

氣氛有點尷尬,只有風在耳邊呼呼的吹著,吹得Ryan腦袋昏昏的,可是他的精神依然很好,酒精的奏效讓他鼓起了勇氣問:「既然如此,我們明天一起過,如何?」

迎面而來的不是回答,也不是什麼樹葉沙沙的聲音,他覺得自己的心跳聲已經大到可以幫樂隊伴奏了。

對方只是盯著他,對他露出微笑,他想這應該是同意了吧,正在開心的同時,Jonathan說了:「可以,但明天我想吃披薩。」雖然披薩話題瞬間打破了氣氛,Ryan卻覺得自己很滿足。

這至少證明了一件事情——就是他絕對是喜歡這個奇怪的鄰居的。

 

TBC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