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mo92

大家安安!!我是阿莫或者叫我橘子都可以!!!

文章網址-微笑 是一個美麗的弧度 FC2
http://ert135798.blog131.fc2.com/
(不定時更新)

《風邪入侵》H2OVanoss


>對不起我硬要…(指標題)

>說好甜文!

>颱風天要注意家裡和自身安全喔!

 

 

Delirious的聲音明顯的沉重,而且呼吸不過來的次數也變多了。

連Vanoss都從他Skype的爛麥克風聽出來了,那傢伙還是不打算停止錄音,只是一個勁的傻笑說沒事、That's ok,邊擤鼻涕的死命撐著。

於是Vanoss皺了皺眉,打算做一件拯救蒼生耳朵的偉大事情。

Delirious即使戴著耳機說著話,他還是能透過腳步聲知道,在門外用力踏步接近的人絕對不是抱著「晚餐要吃什麼?」的善意笑容來的。

「Delirious!你最好開門,不然……」那個人停下腳步在他房門前,敲了門後突然停止了聲音,讓Delirious有點心慌那個身材很讚的男人會不會直接破門而入。

所以我們的Delirious一手拿著衛生紙,急忙要走去開門,但是天殺的頭重腳輕,讓他覺得一直以來嫌小的房間現在卻像赤腳走在撒哈拉沙漠般寸步難行。

「我來了!」拜託別破壞我房門,這句話還沒說出口時,手已經解開了鎖,而對方早已迫不及待的進門,給他一個漂亮的頭槌……其實沒有,就是額頭互相靠著而已,不過還是讓Delirious狠狠嚇一跳差點向後跌倒,但Vanoss已經緊緊摟住他的腰。

「我想,去拿個油倒在你的額頭,就可以準備煎蛋了。」Vanoss把額頭分開,眼神掃過那個有點驚慌的小丑,但是他還是矢口否認自己的不適,即使Vanoss已經盯著桌上那一大團衛生紙好幾十秒了,那個腦袋已經升級成平底鍋的男人依然滔滔不絕卻又結巴的說著遊戲還沒玩完,大家還在等他去錄影片之類的。

「你,給我去睡覺。」就像抓小雞一般輕鬆摟過那個還在說個不停的小丑,丟在床上並雙手插著腰宣布:「Alright!我現在要去樓下拿藥,如果你動了身體而不乖乖躺好……哼。」他要轉身離開房門時,Vanoss還狠狠看了Delirious一眼,而Delirious就像是被貓頭鷹盯著的浣熊,感覺背後涼意湧現。

其實他早就懷疑Delirious可能生病了,昨天晚上那個傢伙就一直拉著他說話,一下子扯天氣很好,完全不管外面陰雲遍佈,像是下一秒就會下起貓和狗來,一下子問明天早上吃什麼,而他們才吃完一客可以讓人撐到明天中午都沒問題的牛排晚餐。

Delirious只要一生病就會話很多,但是又言之有誤的讓人覺得好像蠻平常的……在廚房的櫥櫃裡找到藥和水壺以後走向樓梯,Vanoss覺得自己快受不了那個聒噪的笨蛋,可是他又很喜歡那隱瞞自己生病的反應。

非常可愛不是嗎?

等他一腳踢開房門……其實也不行,畢竟要那傢伙修門是不可能的,所以還是別自找麻煩,等到他輕輕打開房門時,映入眼簾的是硬要伸長身子匍匐去碰電腦的Delirious驚愕的臉。

Vanoss感覺到自己眼角似乎有點抽蓄,身體反應讓他在接下來幾秒鐘就做完以下事情:先是從地上把人和棉被都撿起來丟回床上,然後在那人結結巴巴說著「不!不要關電腦!」的同時,直接按下影片和遊戲存檔,拔掉了電腦的電源線,順便把螢幕也給關了。

等他搞定也不過幾秒鐘,雖然有點喘,他卻覺得相當滿意。

而Delirious也只是傻眼和無奈的喃喃自語「影片還錄一半、Nogla的生日禮物還沒做完云云」,典型工作狂的反應。

「我跟你說過了不準亂動,只能躺著。」

「可是我已經和Ohm和Bryce約好要玩WWE了……」

「老兄,那是前天的事了。」

「還有Nogla的生日禮物還沒做,今天不做就來不及了!」

「你上禮拜就做完了不是嗎?而且他生日在昨天,他還很開心你送他一隻龍蝦女朋友。」Vanoss非常有耐心的跟他解釋。

「我還有好多影片還沒錄,我已經沒庫存了!」Delirious想掙扎下床,直接被單手Vanoss給壓回床上。

「嘿,聽著。」Vanoss先是慢悠悠的倒了一杯水,然後把感冒藥放在床邊的小矮櫃上,「我們做個交易,你要是能夠掙脫我,我就放你去用電腦,如何?Delirious,我只用單手喔。」他話還沒說完,Delirious已經試著要起身,可是身體卻完全不受控制的倒在床鋪裡,然後他又試一次,結果同樣的劇情又再上演一次,而Vanoss甚至都沒出力。

「Evan!拜託!」Delirious面帶潮紅又難得的懇求語氣讓Vanoss愣了幾秒,卻也只是幾秒鍾,他就反應過來。

「Jon…不是我不讓你用電腦,可是你感冒了。」Vanoss很認真的對他說,沒有一絲嘲弄:「粉絲是不會因為你幾天沒上傳影片就跑掉的,如果會,那就不是粉絲了。」

「……」像是被戳破了什麼,Delirious難得的沉默了,也沒再試圖掙扎,抓起被弄著皺巴巴的棉被背過身去,用微小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那我也沒生病……」

Vanoss早就側著頭準備好去聽他的竊竊私語,並在他耳邊用氣音反駁他:「你有。」

「沒有。」

「你有,而且你只是不想吃藥。」

「我沒生病!」Delirious用棉被包住自己的頭。

Vanoss差點失笑出聲,他直接拉起那個躲在棉被裡鴕鳥心態的男人,吞了一口水和藥丸,直接嘴對嘴餵了,並用舌頭頂住藥丸不讓他吐出來。

微微分開以後,他摸了摸對面臉紅到已經可以滴下水來男人的黑色短髮,而那人卻是抖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樣你也會生病的……」

Vanoss眉毛挑了一下,忍者笑問:「你不是說你沒生病?」

Delirious不理他,又抓著被子當作防護罩,「我討厭你。」

「少來,我知道你最喜歡我了。」Vanoss帶著笑意說著,並抓住Delirious偷偷放在外面的手掌心,十指緊緊交扣著。

這就是每次Delirious生病時就會發生的日常,而他們樂此不疲。

Fin.

评论(6)

热度(45)

  1. 任生苦短,何不夜夜笙歌orangemo92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