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mo92

大家安安!!我是阿莫或者叫我橘子都可以!!!

文章網址-微笑 是一個美麗的弧度 FC2
http://ert135798.blog131.fc2.com/
(不定時更新)

《睡夢之中》H2OVanoss

>BE,Vanoss住LA設定

>一點點性暗示

>有黑化Vanoss獨白

 

Vanoss焦躁的坐在床邊一邊等著哼著歌洗澡的Delirious,一邊嘗試著破解手上的那隻藍色背蓋的智慧型手機。

他輸入了許多密碼後依然無法解開,無奈的放下摸著有些手汗的手機,他一點也不擔心這樣是否窺探了戀人的隱私,Delirious是他的,那有什麼事情是他不能知道的?

浴室的門打開了,透出一股好聞的肥皂香氣,但這沒有讓Vanoss感覺好點,煩躁感驅使他用尖銳的口氣問著:「Delirious,你的手機為什麼鎖起來?」

第一時間Delirious沒有反應過來,依然帶著稀鬆平常的微笑緩步坐到Vanoss旁邊的位置,但Vanoss並沒有如平常一般和他調情,反而撇開眼睛的將眉頭鎖的更深。

「嘿,看我這裏,貓頭鷹男人,」Delirious看著他深鎖的眉頭,用剛洗完澡而溫熱的手指捏了一把Vanoss的苦瓜臉:「你知道我也是有自己的秘密的。」

「秘密?」Vanoss更加不解了,用手拍開了Delirious的手,語氣不善的問道:「難道你有什麼事是我不能知道的嗎?」

「……倒也不是,不過,目前還不能讓你知道。」Delirious有點遲疑的吱吱嗚嗚,然後像是不滿意Vanoss質問的語氣,所以報復性的回答他:「也是和你沒關係。」

低氣壓瀰漫在這間小臥房裡,讓人幾乎無法呼吸,Delirious想,這樣子Vanoss應該就知道自己有點超過了吧。

讓Delirious沒料到的是,Vanoss突然撲了上來把他壓倒在床上,捏著手機用幾乎是從齒間發出的低音在他耳邊說道:「你最好現在解開這該死的手機讓我知道你的秘密是什麼,不然我就把你綁在床上直到你願意解開它,我說到做到。」

Delirious一開始有點愣住,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燈,他一個用力翻身脫離了Vanoss的控制下了床,摸了自己被掐住而紅了一圈的手腕,看著幾乎是完全失去理智的Vanoss,那人的眼神好陌生,讓他幾乎不敢相信剛剛那話居然是從這溫柔的男人口中發出的。

他盯著那如同野獸般讓他恐懼的男人,不斷退後直到靠上了門扉,撿起了掉在地上的手機和鑰匙錢包就奪門而出。

Vanoss沒去阻止他,只是在Delirious匆忙離開以後,呆坐在床上就像失了魂一語不發。

 

 

睡夢之中

他們兩個何時這樣爭執過呢?一向相愛相殺的兩人,總是活在自己的小圈子和小情侶的鬥嘴把旁人閃瞎或是勞煩別人,一直都是他們樂此不疲的事情。

這大概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吵架了,即使是自己單方面的暴走,Vanoss深深的覺得自己是個混蛋。

他威脅了Delirious,用他無法想像的口氣,還把他壓在床上,只不過是手機而已,Delirious有他自己的隱私不是很正常嗎?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空間,何況是最親密的戀人。

不過他到底是隱瞞了什麼…是要離開我嗎?要去他再也找不到的地方?甚至是和別人幽會?這些可都不能發生,一點點可疑的跡象都不行。

所以,他沒有錯。

戀人之間本來就該坦承,不是嗎?

他沒有錯。

過了不久,Delirious回來了,他撲上來哭著向自己道歉,解開了手機一一證明給他看,讓他知道他其實什麼都沒有,他只是想測試Vanoss有多愛他而已。

是這樣嗎?他看著在自己懷中Delirious無聲哭泣的樣子,不自覺的心臟開始抽痛了起來。

「我知道,你還是很愛我的,你這傻瓜,不要哭了,再哭下去就更傻了,也很醜。」我用手掌抹去你的淚,安慰性的撫摸著你的黑色短髮。

然後你笑了,用那癲狂的笑聲,雖然帶著哭腔可是我還是很喜歡,我溫柔的卸去了你的衣服,並吻上了你帶著鹹味的唇角,下定決心絕對不再讓你哭泣。

 

 

「……Delirious去哪裡了,Evan?我記得他上星期說他會去LA找你,快找他一起玩,我想把他掛在勾子上。」Wildcat有點興奮的說,雖然他是這個遊戲的初學者,可是最近也迷上了這個修理發電機和逃跑的遊戲。

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Wildcat不覺得Vanoss會回應他,今天的Vanoss可是一直在發呆。

像是夢醒一般,只因為聽到了Delirious的名字:「我不知道,我想大概又去哪裡閒晃了,Mini不是說過他每個月都會有幾天的失蹤不是?現在大概窩在LA的哪個角落裡。」Vanoss用無可奈何的語氣說著,他也沒辦法控制那個憑空消失的小丑。

「那好吧,等他回來,你記得說我要找他一起玩。」Wildcat遺憾的說道。

「當然。」Vanoss發出笑聲,一邊敲打著鍵盤。

Skype響了,是Cartoonz打來的,這個關心Delirious的哥哥自從他來到LA就要求他隔幾天就打電話回去,以確保他在這邊的平安,他說,那傢伙雖然快三十歲了,但其實還是一個長不大的男孩,總是讓朋友和家人擔心,這次的短期旅行也是他近幾年來離家最遠的一次了。

嘿,難道在他這裡很不安全嗎?他不滿,於是他帶著耳麥,離開了電腦桌前,Skype一直響個不停,他也沒打算要接,他走到了『在LA閒逛的Delirious』面前,發出了呵呵的笑聲。

「Jonathan,你說,我怎麼可能會傷害你?」他伸手想摸Delirious變的消瘦的臉龐,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的Delirious卻開始掙扎,這讓他更不開心而收回了手。

「我想你應該會懷念你好兄弟的聲音,我讓你接聽電話。」他說完,轉頭走回電腦桌,用滑鼠點了接通。

「嘿,Evan,Jonathan還好嗎?我讓他打電話來報平安,可是一個禮拜他都沒回應,我想是他玩的太開心所以忘記了,你知道他的家人也很擔心他……如果他在你旁邊,讓他聽好嗎?」

Luke的聲音帶著點擔憂,Vanoss從話語之間聽出來了,何況是Delirious。

Vanoss拿著耳麥,又走回Delirious的前面,嘴角帶著笑意,用幾乎讓人無法聽到的聲音說著:「只要你不說,我就放你走。」便拿下了綁著他嘴巴的布條,即使是看起來沒什麼活力的Delirious,現在也打起了精神。

「Luke!救命!Vanoss瘋了!」花了一點力氣才嘶吼完整句話,然而Luke卻只是覺得Vanoss的網路不好,所以才一句話都沒說,而在Skype裡不斷發出「Hello?」的疑問句。

Delirious不敢抬頭看Vanoss的眼睛。

而Vanoss也只是帶著微笑的看著那躲躲藏藏,近乎絕望的男人。

「你就這麼不相信我嗎?這麼想離開我……?」

 

 

睡夢之中

我會將你從壓力中釋放,不要害怕我,我只是太愛你了。

拜託不要離開我,因為我沒辦法控制你,只要我一旦知道要失去你的時候,我的身體就會自己動起來,他會掌握所有的一切,只為了將你留下。

你不能對我說謊,那樣對我來說太不公平,我可以為了你失去一切,而你只是說要離開,就會消失在我的世界裡。

我不能忍受你對我的不信任,那些都只是你對我的偏見,我不會對你說謊,我願意將自己全部交給你。

你哭了,這是你第二次哭,我知道我們都有錯,但你哭了,然而你的眼淚讓我心軟,你總是知道要怎麼對付我,所以我放開了你,幫你洗了澡,穿好衣服,梳好了頭發,將你送到機場。

你毫不猶豫的走了,連最後一點施捨的同情都沒有,我想在你心裏,我若還有任何存在的意義,那可能只有恨了。

 

 

Delirious已經消失兩個禮拜,沒有上傳影片,沒有回應Twitter的留言,也沒有跟大家一起玩遊戲,同樣的,身為Delirious的戀人,他失蹤了,Vanoss自然沒心情上傳任何影片,Cartoonz發文說可能會去LA一趟,Vanoss同意了,因為他也不知道Delirious去哪了,他很懊悔不好好看住他,說一定會幫Cartoonz找到人。

這次Delirious已經不在Vanoss背後的那張木椅上了,但殘留在椅腳的血跡依然存在,Vanoss收拾了一些東西,就開著車出門去了。

他的心情很好,就像天空一樣,萬里晴空,他哼著歌,開了半個小時到達的目的地是一片樹林裡的偏僻小木屋。

「我回來了,Jonathan。」

打開了燈,即使是窗外明亮的可以不用浪費能源,但裡面被厚重窗簾覆蓋的房子依然灰暗,Delirious沒有回應Vanoss的話,一如往常的安靜。

Vanoss先是探了他的呼吸,然後替他把葡萄糖點滴換好,就只是這樣,他就一直坐在全裸的Delirious的對面,看著他發呆。

他早就拿掉了Delirious口中的布條,即使如此Delirious也沒有對他說過任何一句話。

不過,這也好比你對我說謊,隱瞞我要來的好,Vanoss用像是談論天氣的口氣說著:「今天Luke說可能會來LA找你。」聽到這句話時,Delirious一直沒有活力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但是我拒絕了。」

Delirious憤怒的看著他,卻還是無能為力,只能任由Vanoss將他摸遍全身,美其名是清理乾淨。

「Jon,你好可愛……」Vanoss將額頭抵住Delirious的,接著說:「我最喜歡你的藍色眼睛,只要你的情緒有大起伏,那雙眼睛就會是不同顏色的,海水藍、天空藍、或是湖底的深藍色……你在生氣的時候眼睛是什麼顏色的,想知道嗎?」Vanoss盯著他的眼睛,像是貓頭鷹抓到獵物,狠狠的咬住。

「是太陽剛升起的天藍色,非常耀眼。」Vanoss微笑著,像是想起了美好的回憶,一邊用手替Delirious上下服務著,一邊在他頸邊吞吐著鼻息:「那眼神,會讓我很激動,讓我想……幹死你。」

Delirious覺得相當不舒服,他想脫離現狀,可是他沒力氣,他想吐,可是他已經好一陣子沒吃過固體食物了,最後他還是沒辦法抗拒身體的反應,哆嗦著射在Vanoss的手中。

他恨自己的無能。

 

 

睡夢之中

Delirious對我說話了,他躺在白色的大床上,露出了他白色門牙的可愛微笑,他說,他愛我。

然後他翻過身,壓在我身上,我們親吻,我們做愛,一直做,彷彿要世界末日一般,不管時間是白天、晚上,吃飽了就做,做了再吃,接著擁抱入睡,每天重複著如同野獸般的日子……

他的眼中只有我,而我也不顧一切,只想和他黏在一起,我愛他,愛的無法自拔。

 

 

Jonathan死了。

當我的手一如往常的探了他的鼻息時,他已經沒了呼吸,從布條旁邊滴落的,是紅色的,甚至已經氧化形成黑色的血液。

Luke聯絡不到我們,所以他叫了警察,這幾個月,我帶著你,到處在深山裏躲避,你一句話、一個眼神也沒有給我,我知道,你恨我。

我的雙手顫抖著,將你緊抱在懷裡很久,我甚至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噎了氣……空手替你掘了墳,我偷偷要回家拿你的私人物品時,電鈴響了,我以為是警察,但是那個人按了門鈴,留下了東西就走了。

我打開門,看到的是一束紅玫瑰和一個包裝漂亮的盒子整齊擺在門口,盒子裡面放了兩件衣服,一件寫著Evan,另一件則是Jonathan,一藍一紅,同樣款式的Forever字樣,還有一封『交往一年了,接下來的日子,還請你多多指教:)』,明顯是Delirious的字跡的卡片。

我終於知道了你的秘密。

 

在我幾乎是無意識的開車時,一直覺得有東西填滿了眼睛,我不能哭,還不能,因為……

速度已經飆到快兩百公里,我也感覺到太過快速的車子所帶來的壓力。

我只想要見你一面。

好不容易,跌跌撞撞的終於到了,我手裡緊緊握著的是你寫的卡片,還有一把廚房裏拿的水果刀。

我跪在你墳前,不管現在有多狼狽。

我不奢求你的原諒,只是想告訴你一些話,你要認真的聽好。

「這是最後一次了,Delirious,因為接下來的日子,我沒辦法跟你一起,你在上面,我在底下,我只希望你能離我越遠越好,對,幸好你已經離我很遠了。」溫熱的液體濕透了眼眶,還有血腥味沾在唇上,但一切都已經無所謂。

「對不起,我知道這很自私,……我想再看一次你眼睛的藍色,好嗎?」呼吸急促,感覺到血液開始流失的暈眩感。

泥土地面很涼,Vanoss躺著並仰望天空渾身發冷,可惜的是,眼前已被紅色覆蓋,他想伸手抹去卻只能絲毫力氣也沒有的垂下,最後的最後,他連耀眼的天空藍色都見不到。

 

 

後記

我一直寫不太出感情......這篇寫出來單純是想如果V再欺負D我就要虐爆他,結果我把自己給虐爆了,還把他們都寫死了,天啊(仰天長嘯)

其實最近V對D蠻好的,在L4D2大家有時都忽略D,可是V是最少忽略他的一個XD,所以虐他其實說不過去,呃,算了(?)

如果有下一篇一定要寫甜的,不然這樣我快控制不住心中的小宇宙了

20160706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