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mo92

大家安安!!我是阿莫或者叫我橘子都可以!!!

文章網址-微笑 是一個美麗的弧度 FC2
http://ert135798.blog131.fc2.com/
(不定時更新)

《失憶症》 稍微H2OVanoss

>雖然有點老梗可是我喜歡XD
>不會虐吧,不過最近一直寫Del生病系列...絕對不是故意的QAQ

失憶症?

 

「最近那傢伙是不是常常忘記要一起玩遊戲啊?」

「我知道,我有試著打電話提醒他,但他還是沒有出現在Skype上。」

「不只是這樣,他上傳影片的頻率也越來越低了,不會是要退出Youtube了?」

「搞不好是只想要得到最低工資而去麥當勞工作了。」

 大夥們聽到Nogla這麼說都笑了起來,還有人說要去買份薯條。

 而唯二沒有笑聲的Vanoss和Cartoonz,雖然也在聊天室裡,但他們另外有開一個交談視窗,所以將BBS的Skype給靜音,只有Vanoss聽到Cartoonz的哽咽。

 「我現在準備要說的都是真的,Vanoss。Delirious他……得了失憶症,我也不確定他的症狀會不會好轉,可是他的確已經忘記很多事情了。」Cartoonz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有些沙啞的開口。

Vanoss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他知道近期的Delirious不太平常,像是對一些早該習慣的笑點笑得很大聲、莫名其妙地敬語,還有改回叫那奇怪音調的"Vanoss"而不是Evan之類的小事。

 他一開始以為只是Delirious想走不同路線讓影片更不一樣,Vanoss甚至還調侃他,但Delirious卻沒聽懂。

 「發現他的不對勁大約是前幾個月,Delirious自己說他出現一些異狀,像是走出房門卻不知道要做什麼的走回來,這很平常對吧,所以我也沒在意,還嘲笑了他一番。」

 「又隔了一個月吧,他說要開車來我家,我家離他家開車不用一個小時,中午左右的時候他說他已經開到我家附近的公路了,結果到了下午卻還是沒看到人。」

 「擔心之餘我打電話給他,他疑惑地問:『我不記得要去找你?Luke,你是不是記錯了?』,我以為他耍了我,所以我有點生氣的掛了電話,隔沒多久他馬上打來,我想他可能是要道歉,他卻說『Luke,我明天能不能去你家玩PS4……』。」

 「你確定那時候他不是在耍你?」Vanoss有點遲疑地開口。

 「聽著,Vanoss,他在網路上雖然很瘋狂,有時候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而隨便亂講,可是對於現實,他是相當認真的一個人,我不覺得他在撒謊。」

 「他最近變少上傳影片了對吧?那其實不是他不想做或是懶得做,而是他不記得了。」

 「在上星期去醫院檢查出來他得了失憶症的時候,他面無表情的接受了,不說一句話地回家,走進房間,坐在電腦椅上,動作緩慢的摸了摸他的鍵盤、螢幕、滑鼠、主機……然後就開始無聲的流眼淚,他說『Luke,我好像忘記了很重要的事……』我沒辦法回答他,看到他的眼淚我發現我根本無法幫他…」

 「Vanoss你知道嗎?我認識他這麼長的時間從來沒看他哭過,不管是被人謾罵、在影片或Twitter留言說他的不是甚至和女朋友分手,那怕是一滴都沒有,但他卻哭了。」Cartoonz雖然語氣平和,Vanoss卻能聽見對面麥克風傳來吸鼻子的聲音,其實不難想像Cartoonz的難受,因為同樣的,他也覺得自己心被揪了起來。

 「他的情況真的不會好轉嗎?」Vanoss試著冷靜地問。

Cartoonz的沉默讓Vanoss感到無助。

 「所以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Evan。」

 

掛掉電話時,Vanoss還是覺得很不真實……那是他的好朋友,即使從來沒有面對面說過話,但是那還是他的朋友,但是Cartoonz說,之後Delirious會把大家都忘了。

 「嘿?Evan?在嗎?你在做什麼,不是要玩Death Run?」Wildcat的聲音從耳機傳來,把他拉回現實,他猶豫了很久,打開麥克風要大家認真聽他說。

 

2016年的萬聖節,Cartoonz說要給Delirious一個大驚喜。

 這天一群人來到美國、Delirious的房子前,Delirious開門以後有好多人給他擁抱,告訴他他是誰。

 很久沒有感覺熱鬧的Delirious第一時間很不習慣,可是幾杯酒下肚以後他像是解放了一般一起跟著玩鬧,他看到了有一個帶著墨鏡、穿著多彩顏色無袖上衣的人一直要另一個帶著終結者面具的人裝阿諾的聲音,而那個人裝得很像簡直像本人出現似的,他開心地拍手叫好。

 粉色頭髮的上班族與帶著安全帽和豬面具的人一搭一唱像是雙簧般讓他不能控制的大笑著,帶著兩隻狗狗的人追著一個帶著抽菸猴子面具的人跑,被追著跑的人發出像是小孩子般的尖叫聲,而穿著白色帽T的黑人雖然在旁邊喝酒,但時不時地會和Cartoonz交談一兩句話,或者一起唱幾句Rap。

 兔子玩偶裝扮的人和金色頭髮一直保持微笑地的人不斷拉著他說話和灌他啤酒,一個紅色夾克外套的亞裔男人站在他旁邊就像保鑣看著他,而他卻不覺得那個人帶著惡意……這是一場愉快的派對,在他不能控制雙眼的疲憊睡著以前他非常快樂,即使這些人他都不認識。

 一群人在Delirious醉翻之前和他拍了合照和自拍,並在離開大門之前都帶著微笑,但是一走出大門,沒有一個人臉色是好看的,也沒有人說話。

 「嘿,你們說會不會是Cartoonz和Delirious聯手騙我們?雖然今天是萬聖節可是也有可能他們…」Terroriser試著打破沉默,接著被打斷。

 「閉嘴,Brian,你沒看到Cartoonz的臉色嗎?還是你覺得他的黑眼圈是畫上的?」Wildcat有些喪氣地說著。

 「我知道,Tyler,只是我好希望Delirious能夠跳出來說,It's just a prank……」

Terroriser說完以後沒有人有反應,甚至有人承受不住開始滴下淚來。

  

晚風吹過,讓窗簾飄起,Cartoonz幫Delirious脫下藍色外套,並替他蓋上一條薄被子,然後看向同樣坐在床邊的Vanoss,低聲說:「謝謝你,Evan。雖然我知道已經來不及,可是其實Jon一直很想見你們,但他顧慮太多沒必要的事了。」

Vanoss沒有說話,只是低下頭將Delirious臉上的曲棍球面具拿掉,然後把被子的摺角拉平。

  

最新一部的萬聖節影片,訂閱者們驚訝Delirious居然戴著面具出現了,但之後Delirious的頻道已經好一陣子沒有上傳過任何影片,也沒有在朋友的影片中出現過,他的很多粉絲問他去哪裡了,Delirious從來沒有回應過,而其他人的粉絲也有問過Delirious去哪裡,他們也沒有明確回答過。

 時間彷彿停留在那天,H2O Delirious最後帶給大家的是驚訝和驚喜的影片,但從此以後很長時間大家都沒有聽到那會感染人的誇張笑聲。

  

那之後呢?

 

「Evan!我最近發現了一個Youtube頻道,那個人好有趣,雖然常常被欺負可是總是笑著,就好像是不會生氣,然後笑聲超特別又很有感染力!」Jonathan開心的向坐在他右手邊很認真看著冰上曲棍球比賽的男人說道,那個人也不知道有沒有在聽,就是嗯、嗯的回應他,然後隨口問了句。

 「是嗎?叫什麼?VanossGaming?我早就知道你很喜歡我了。」一手拿著可樂一口塞進大半塊披薩,用油膩膩的手試圖要捏Jonathan的臉。

 「嘿你這小婊子別用拿過披薩的手碰我!認真聽我說,那個人叫H2O Delirious,你以前有跟他玩過的還記得嗎?幫我跟他要簽名吧!」Jonathan試圖想和Evan解釋,而他聽到這個名字時要捏Jonathan的動作愣了好幾拍,最後放下了手。

Jonathan瞧見Evan的表情怪異以為踩了地雷,想要放棄時Evan先說話了:「我認識他,就一個白癡,笑聲也很白癡,又常常說一些前後無關的話,或是因為太著急著要表達他的聰明而說錯更多話,很愛裝得霸氣的樣子其實說到底還是一個喜歡泰迪熊的肉桂捲。」Evan緊盯著Jonathan眼睛,像是他就是那個白癡的態度讓Jonathan有些不滿,但Evan卻是先把他給緊緊擁住,突來的溫柔懷抱讓Jonathan嚇了一跳而忘記抱怨。

 「你很了解他?那最近他都沒出影片了,你知道為什麼嗎?」Jonathan好奇的問著,很多粉絲都想問這個問題,而幸運的他有一個Youtuber男朋友可以回答他的疑問。

 「因為──」Jonathan將頭靠在Evan肩上等著他的下一句話,然後卻遲遲沒有下句,「因為?」

因為他忘記了很多事情甚至忘記上傳影片。

因為他忘記了他的朋友們甚至他自己。

因為他現在過得很好。

 「因為他現在過得很好。」就像是玩遊戲要從三選一答案裡面他挑了一個最模稜兩可的,想當然Jonathan不滿意他的回答,想要問下去卻被堵住了嘴。

 

因為他現在過得很好。

所以未來還是要走,時間不會停止不前,我相信總有一天你一定會想起。

 

Fin.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