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mo92

大家安安!!我是阿莫或者叫我橘子都可以!!!

文章網址-微笑 是一個美麗的弧度 FC2
http://ert135798.blog131.fc2.com/
(不定時更新)

《奇怪的石頭》 Delirious友情向 (Cartoonz、Vanoss、自創人物)

>第一次寫BBS的同人文章!!標題很奇怪可是我想不到更好的標題XD

>人物可能走針(?),故事其實想了一陣子最近才寫出來


《奇怪的石頭》

Delirious友情向 (Cartoonz、Vanoss、自創人物) 

夜裡,月光斜射入床邊,微風將窗簾掀起一小塊時,Jonathan覺得自己不是躺在白色柔軟的床鋪上,而是在潔白的沙子,眼睜睜的看著撲來的浪花,將他吞噬,然而他不能發聲,無法動彈,感覺海水冰冷的掩蓋了他,從腳底的冰冷到頭頂的難以呼吸,他想喊,救命,救救我,拜託誰來,可是沒有辦法的,只能任由視線漸漸模糊,意識陷入了黑暗。

"……THAN、JONATHAN!"突然反應過來時,聽到了一直在耳邊著急呼喚的醫生低頻。

Jonathan睜開眼睛並揉了揉試著清醒,望著一直以來看的很習慣的木質天花板,心中有些恍惚。

 

他最近總是在深夜時候作著這樣的一個夢,先是踏入水中,再來墜入海底。

 

這類型的夢自從他開始接觸網路後,就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最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又開始做著試著殺死自己的夢。

 

不得已,他又得回到每次精神情況不太好的時候,就得回去的"心靈小木屋",Luke是這麼解釋的,這個小木屋診所開在距離城市約一個小時的路程的郊區,雖然有一段距離,但幾乎只要回診Luke都會陪Jonathan去,他如是說"我可不敢讓這傢伙開車,那可是世界上數一數二可怕的事,不論是對他,還是對路人。"

 

Jonathan想說Luke想多了,但他沒說,畢竟有個人陪他也不錯。

 

今天是因為難得Luke有事情,所以他自己搭了計程車出門,出門前他也向"Luke媽媽"再三保證他絕對不自己開車,唉,不就恍神出了一兩次車禍嗎?……還是三四次?

 

醫生Nick從來沒有說過他的精神情況是種病,他自己也不認為,甚至有一段時間的好轉讓他以為可以脫離醫生的關愛,可惜還是不行;Nick是他們多年的好友了,並且在關心和囉嗦Jonathan這方面可以和Luke很有話聊。

 

「Jonathan,我覺得你的心理有一顆大石頭,很久以前在你接觸網路面對人們的時候,那顆石頭被你遺忘了,被你放在心裡的其中一個角落裡,然而其實它一直都在,你沒有正確的去面對它、解決它……」穿著典型白大褂醫生服的Nick坐在木椅上嚴肅的看著Jonathan,想開口下一句話卻被插嘴。

 

「還有放下它是嗎?Nick,你要說的我都知道,可是我不懂你說的石頭是他媽的什麼鬼東西,你總是要我去尋找那顆不存在或者存在在我身體角角的石頭,我卻一點頭緒都沒有。」Jonathan有點懊惱的說著,有些煩躁的撇開眼睛。

「你必須從你的生活裡去發現和了解……沒關係Jon,先讓我們來談談你這次做的夢吧,你說沉入海底,不能掙扎……我在這邊看你作夢時,並沒有發現你的表情有什麼特別的變化,是你的汗水流的椅子上的枕套都濕透了我才發覺你的不對勁,你說夢中的你躺在床鋪上,最後陷入海水中,這個夢持續多久了?」

 

「大概一個月之前開始,從陷入沙漠的夢改換成沉入海底……Nick,我想是電影下檔換片了?Fock,一直這樣我是要哪天才能睡得好。」Jonathan試著開玩笑卻發覺自己根本笑不出來。

 

「兩個夢的結果都是無法呼吸,最後窒息……嗎?」

 

「沒有死亡,只有黑暗。」Jonathan喃喃自語,Nick不斷寫下關於夢的細節,想找出光明的地方,但很可惜都是黑暗到不能在黑的結果,Nick也試著和Jonathan談論更多生活瑣事,卻還是沒有頭緒。

 

「Jon,我會開一些安眠的藥讓你回去好睡一些,然後記得我說的,要試著去找你生活中的壓力來源,告訴我或是告訴Luke都會讓你好過一點,不論多大或多小的事情都可以,然後要早點睡、別熬夜多喝水,還要適時運動,多吃蔬菜水果……」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再見Nick!」 Jonathan沒有聽完Nick的話Jonathan抓著藥就跑了,一邊想著這次似乎也沒有結果;其實Jonathan自己也不知道想要從Nick那裏得到什麼,但是他相當喜歡森林小屋的環境,一靜一動,一草一木都能壤他心情變好,忘記那些狗屎夢。

 

「Luke說會來接我……不如先去逛逛再回來吧。」出了小屋的門,關上了有陣子沒上潤滑油而發出噪音的厚重木質大門,深深吸了口芬多精,吐了口氣。

 

他伸了個懶腰,也把脖子扭了扭,思考要往哪邊去的時候,他聽到在小屋垃圾袋旁發出了點聲響,轉過頭仔細看有一隻灰黑的小動物一直盯著他瞧。

 

那是一隻毛茸茸的浣熊,一如往常的,Jonathan想到他在GTA裡的浣熊面具,頓時覺得親切感十足,小傢伙的黑色爪子抓著木屋的牆壁角落,偷偷看著Jonathan探出頭來,而這時想要靠近的Jonathan卻覺得有點奇怪。

 

浣熊的動作就像是要告訴他去某處,因為只要Jonathan往角落那邊走去浣熊就會把頭縮回去,然後Jonathan站住不動的話,小傢伙又會探出頭來露出「你怎麼不走了?」的問號表情。

 

「嘿,這可真他媽神奇,回去可以和Luke炫耀啦,本大爺H2O Delirious不只是有七百萬人類粉絲,甚至還有一位動物粉絲呢。」 Jonathan感到非常有趣便緩慢地跟上小傢伙的腳步,途中浣熊還會時不時回頭看Jonathan有沒有跟上,Jonathan則是思考現在所走的路不是平常他閒逛時會走的,甚至他還聞到了有一點鹹味的風。

 

離小木屋不遠處就是一大片森林,進入森林的時間大約是下午左右,陽光穿過了樹林間的層層葉子,帶點涼意的風吹過了樹葉而發出沙沙的聲音,他很享受這樣的環境,也有身在愛麗絲夢遊仙境的錯覺,只是帶路的不是隻忙碌的兔子,而是悠哉的浣熊。

 

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道是因為難得的悠閒還是樹林裡相似的景色讓他忘了時間,總之穿過了森林以後,突然有一陣強光直射眼睛,習慣了光線之後讓Jonathan驚訝又開心的是,面對的是一望無際的海洋。

 

湛藍色的天空將其平凡卻美麗的藍色映在整片大海上,海水的特殊味道和打在白色沙灘的海浪聲確確實實的讓Jonathan認知這是一片沒什麼人知道的海灘。

 

低頭看向小傢伙的臉,Jonathan甚至覺得他面露得意,讓腦補的Jonathan笑了出來,一隻小動物怎麼可能有這麼多豐富的表情。

 

Jonathan太仔細看那片美景,而忽略了後方森林裡傳來的幾聲鳴叫,浣熊也在聽到以後動了動耳朵,轉身跑進森林裡。

 

他脫下穿在腳上的布鞋和襪子,試著用腳去踩著白色的細沙,被陽光照射而溫暖的沙子包裹著他的腳踝,讓他不會畏懼這吹來帶著春天氣息的海風。

 

很好!他心想,這該死的Nick也太享受了吧,難怪要把診所蓋在偏僻的荒郊野外,是說自己有多久沒到海灘去泡泡水了。

 

彷彿被什麼東西驅使似的,他開始朝著海水前進,每前進一步就感覺有什麼浮現在腦海裡,Jonathan認為那是海風太大吹得他的頭嗡嗡響的關係,一直看著海浪打起的浪花,越來越近,又越來越遠,聽著海水在沙灘上的響音在耳邊突然靠前,又逐漸後退。

 

忘卻了時間和人群,還有……那該死的石頭還什麼的,等他反應過來時,海水已經淹過他的胸口了。

 

他相當慌張,想要試著往回走,卻發現自己的腳因為冰涼的海水而抽筋了,這時海浪還不斷撲到他的臉上,他雖然會游泳,卻過於慌張而忘記了要冷靜解決事情,因為夢中的一幕一幕都浮現在腦海裡,他試著掙扎,試著呼喊,但有誰在呢?

 

「沒有死亡,只有黑暗。」

 

也許他真的會死在這狗屎的鳥地方而沒人知道了,海水進入了他的鼻腔裡讓他嗆水,他開始沉入海中,但和夢裡不一樣的是,陷入黑暗前他聽到的是鳥鳴和有人著急的呼喊聲。

 

 

 

意識模模糊糊裡,有聲音在耳邊傳來,他想動,但是不能控制身體,看來我還活著?Jonathan冷靜思考著。

 

「這個白癡,放他一個人也會出事,本來要給他一個驚喜的但我看我會先被驚嚇到死。」Luke氣憤的聲音彷彿就在耳邊叫囂,不難想像他有多著急。

 

「…… ……」另一個人回了幾句話。

 

 

嗯……是Luke的聲音,呃……看來是相當火大啊,他好像在跟誰說話,那個人的聲音好像還挺耳熟的。

 

Jonathan豎起耳朵聽,突然發現他可以睜開眼睛了,但是他選擇等他們對話完再考慮要不要這麼快就接受Luke怒吼。

 

「我知道,就是因為Nick說要讓他多找些生活上新奇的經驗,結果他倒是先讓人多了驚悚的經驗。」

 

「Nick是他的心理醫生,也是一樣不放心他,唉還好沒事,謝謝你,Evan,第一次來找他就是來看一個差點就來不及見的人,要不是你在......不敢想像,我是不會游泳的。」

 

E...... Evan?!聽到這個名字讓Jonathan身體抖了一下,所以救他的是Vanoss......這該死的Luke不事先說是要讓我驚喜還是驚嚇。

 

Jonathan完全不知道,剛剛他的小動作早就被一隻觀察敏銳的貓頭鷹給識破了,但Evan沒有告訴Luke浣熊的裝睡,反而是要Luke先去休息一下由他照顧Jonathan,畢竟誰都看的出來他受到不小的衝擊。

 

病房的房門開了又關,只剩下老神在在的Evan和依然裝睡的Jonathan,第一次在現實和Vanoss獨處讓床上的浣熊感到有點緊張。

 

「喔,原來現實中的H2O Delirious是長這樣呢,怪不得不想露臉。」Evan像是在自言自語的說著,但音量卻是用兩個人都能聽得到的。

 

這一番話讓Jonathan想跳起來抓著Evan問是說他難看嗎?!但他忍了。

 

Evan挑了挑眉,看著床上的病人,又補上一句「本來想要送你限定版的泰迪的,欸你不起來,我就只能帶回去了。」

 

Jonathan心裡冷冷笑了一下,騙不倒我的,怎麼可能有......直到他的手碰到毛茸茸的東西時,他根本無法抗拒的抓住了。

 

Youson of asses!Jonathan在心裡怒吼,但他還是只能無奈的鬆手,張開眼睛面對早已看破一切的貓頭鷹,他醞釀了很久,最後不甘願地說了「你好,我是Jonathan……你早就知道我在裝睡了是吧,Evan。」

 

Evan沒說話只是看著他微笑,將手上的帶著摔角面具和披著藍色披風的泰迪熊交給他,並不急不徐的開口。

 

 

「有沒有甚麼地方不舒服?Delirious,不,Jonathan?」Evan將他扶起來坐好,雖然是第一次面對面與Jonathan對話,可是藉由剛才的反應就知道他在網路和現實中的落差並沒有想像中的大,這樣讓他輕鬆不少。

 

Jonathan搖搖頭,用帶點沙啞的聲音再次開口「只是想喝點水。」

 

兩人沉默著,病房裡只有空調的低頻和Evan倒水的聲音。

 

喝了口水潤潤喉,Jonathan才好奇的詢問道「Evan,我是怎麼獲救的?」

 

Evan仔細的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這事情說來不太平常,當Luke載著我到了你的心靈小木屋時,我們都沒看到你,於是Luke走進去診所問,我就下車走走,順便在附近看看你是不是在旁邊閒晃之類的。」

 

Evan正欣賞著小木屋旁邊的樹林和吸收新鮮空氣時,被突然飛到眼前的深咖啡色貓頭鷹給嚇了一大跳,貓頭鷹銳利的黃色大眼睛盯著他,並用爪子抓著他的衣袖不放還鳴叫著,這讓他覺得很奇怪,彷彿是要帶他去哪裡似的。

 

於是他幾乎是全程用跑的跟上半飛半停頓的貓頭鷹,到了那片大海,他看見一隻同樣著急叫著的浣熊一直向著大海揮舞爪子,我望向海面,就看見你快沉下去的手,之後,就是這樣。

 

Evan不想說的還有他快被嚇的心要跳出來的感覺,直覺不斷告訴他一定要救到人,當然他救到了。

 

Jonathan沉默的聽著這怪誕的故事,表情卻沒有一絲不相信的成分在。

 

「你相信嗎?」Evan輕聲問道,一隻貓頭鷹和一隻浣熊的救人劇本?Jonathan完全沒有遲疑的點了頭,並不再發問。

 

他知道這都是真的,因為他遇過那隻他的浣熊粉絲,在水中隱約聽到鳥類的鳴叫聲,感受到接近海底的冰冷海水,還有那接近死亡卻不是死亡的黑暗。

 

但是,幸好他還活著,幸好他沒有被人遺忘而孤獨的死去。

 

Jonathan摸著自己的胸口,感覺到了自己心臟還在用力地跳動著,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並用雙手握住了Evan的,很認真的看著他,「謝謝你救了我的命,Evan。」

 

Evan的反應則是非常用力的抱住那個藍眼睛的,他差點失去的人。

 

之後果不其然的被Luke狠狠罵了一頓,但是他知道他的兄弟只是擔心他罷了,用他自己的方式。

 

Nick聽到他平安以後也是鬆了大口氣,而且理所當然的也是訓了他一頓。

 

然而說來奇怪Jonathan再也沒有作過那類型的夢,或許他已經找到了那顆奇怪的石頭也說不定?

 

 

Fin.

评论(3)

热度(15)